那天被2个男人干了一晚上 宝贝翘起来浪一点

自尤八和黄蓉在河水旁的一次,尤八的伏凤十八手,终是把黄蓉收入身下孷孵寞寡,挽輍輑辣自此就跟着尤八逗留在山林湖水间,日宣夜淫。

小龙女和左剑清日前因接到襄阳告急廕廎廗廘,萣蒠蓌盖自往阳州路上分头,小龙女以然向阳州前往和阳过会合滞潃漱漪,翠翢耤聜左剑清回头回至襄阳。

这日小龙女在深山赶路,眼前掠过和左剑清日操夜干的淫慾熊熔熄煻,宁寝寥察受不住淫意上涌,往林间大树一靠,就起来,当就在要泄身之际,影影约约,听见男女嘻笑声,惊慌之余,发现林间百步湖水滂旁的一对男女,女的居然是黄蓉,而另一名是一个长相粗野的男子,惊讶。

黄蓉娇媚的叫:「哥哥……尤八哥哥……」泡在湖水里的尤八闻声转过头看着黄蓉,这一看让尤八看得忘记了合眼。

黄蓉身穿着一件透明鹅黄丝衣,风姿卓越的美艳,容貌秀美绝俗,身材丰满动人,内里窄小紧身的肚兜包不住丰满的,就像随时会跳出来,说不出的活泼耀眼。

黄蓉见尤八,大眼直睁,口水直流,心里反不觉讨厌猥亵,一种自豪,一种甜蜜,一种兴奋,直让全身不住的颤栗。

黄蓉在尢八眼前慢慢转着身,让尤八能欣赏自己的装扮,自都是为了尤八而穿的,黄蓉妩媚娇笑的问:「哥哥……怎样……人家美吗?」「美……美……美……你看我的就知道了……小娘子……」尤八指着下身充血涨得又大又硬的说着,一个回神,猛得抱起了黄蓉。

在黄蓉嘻笑中,把内里的肚兜一把抓撕丢掉,只留着透明鹅黄丝衣,让黄蓉丰满动人的身材更显淫慾。

让黄蓉的双腿紧夹着腰臀,尤八见到那对明晃晃的丰满大就在他眼前晃动,再不能忍,如一头饥饿的猛兽,一口便叼住乳头狂吮不已。

「啊……」黄蓉如遭电击,头脑一片空白,发泄的快感有如潮涌,袭遍全身,竟然说不出的受用,随着尤八的手攀上了右乳不断揉捏,她娇躯酥软,已使不出分毫气力。

随着尤八狎玩丰腴的身体,黄蓉只觉全身酸软无力,两支乳房轮番被尤八吮吸玩弄着,身体逐渐变得轻盈燥热。

又麻又酥的快感反而越来越清晰,让她浑身都颤抖起来,不出片刻,她便香汗淋漓,娇喘吁吁了,竟浑然忘我,双峰忍不住上挺,配合着尤八的玩弄。

「她娘的……太过瘾了……」尤八含糊地叫着,将黄蓉弹性十足的大吸得「噗……噗……」作响,想到自已收服黄蓉这般高贵丰满的熟妇,如今以后可以肆意享用她的大奶,不由兴奋得无以复加。

「嗯……」黄蓉媚眼如丝,低声着,日夜让尤八接二连三的言语挑逗,实干的调教,早已让黄蓉臣服于尤八的胯下之物。

看着黄蓉的媚态,尤八不由大口的开始喘着粗气,粗暴的抱着美妙的娇俏身躯,大步往就近的树上靠,脱掉小蛮靴,扔在一旁。

黄蓉感觉足尖一凉,接着两条玉腿就被尤八扛在了肩上,双手一边一个,按在丰满的乳峰之上,不住的揉捏俏立的乳头,雪白的双乳不一会便布满红色的抓痕。

尤八低头看着眼前美人泛滥的,眼里喷火,眼前的尤物无一处不美,眼梢眉角又充满迷人的风情,不知自己几世修来的福分,能得享如此佳丽!

黄蓉看着尤八将头伸到她的胯下,舌头轻触她的,手也在大腿敏感处轻柔的抚摸,异样的快感传遍全身,抱着尤八的头,尤八抱着她的美臀,埋首胯间狂舔,娇躯颤抖不已,令自己止不住的。

泛滥成灾的黄蓉,满面红霞的斜了尤八一眼,缀住他的嘴唇说道:「哥哥……都是你害的……人家淫也是你的伏凤十八手弄的……不管……人家要啦!」「小娘子你要啥?你要说出来啊……哈哈……你不说我怎知道你要……干……什麽?」

尤八受此一激,再也忍受不住,粗野的把黄蓉扒了精光,将涨得发痛的滚烫,微对了准下就粗暴的捅进,噗的尽根而入,使劲快速的冲撞起来。

红唇微张,口里不住往外冒出凉气,双手紧抱尤八的脑袋,使劲下按,将胸前美肉硬头直往尤八嘴送,尤八也不客气的大力吮咬,直把黄蓉的奶汁吮出。

尤八双手把玩着黄蓉硕大的乳房,嘴上调戏道:「妹的雪白大奶真是让我爱不释手,还有荡妹妹迷人勾魂的小洞洞。

」黄蓉全部精神集中到那儿去了,叫人忍不住了啊!尤八那硕大弯曲的玩意仿佛会瞄准,一下一下都撞正在她最敏感的点上。

很快黄蓉就不知今世何世了,头脑一片空白,魂儿也紧缩到里去了似的,嘴里呜呜咽咽的不知说些什麽,全身紧绷,像金鱼嘴儿一样规律的吮吸。

尤八忍耐不住,猛地搂住黄蓉不动,大叫:「操,操,我你,我你!」操到底时,小腹紧贴,用力的把顶进子宫里,男人发射的时刻到了!喷出的滚烫激流打在子宫上,令黄蓉的娇躯猛颤,子宫口猛烈收缩,像是要咬着永远不放。

晕厥过去的黄蓉,娇艳的面庞兀自带着浓浓的春意;她美颦轻蹙,鼻间不时泄出一两声轻哼,显然余韵仍在她体内继续发酵。

尤八把黄蓉放靠到树下,抓着自个儿半软的大,巠直往黄蓉的脸上拍打,叫着:「骚娘子起来……把我的上的美味舔乾净……」就在尤八要再拍打时,突然听见……

小龙女真是惊讶说不出话来了,想不出为什麽黄蓉会在这,更想不出来黄蓉会和这一个满脸淫慾的汉子在这芶合,看他们样子肯定有不少时日了。

而当小龙女心中的惊讶心情回复后,看着黄蓉和尤八的活春宫,渐渐的感到刚刚没发泄的,一股热流涌出外。

小龙女再也移不开了,和左剑清在一起日夜奸淫调教出来的习惯,让小龙女不自知觉脱剩一件肚兜,看着尤八粗暴的插进黄蓉的,「滋……」伴随着一声只有小龙女自己才听得到的响声,她的中指深深地插入了湿滑的肉屄,身体变得异常敏感,随着手指的强行侵入,弯曲至极的丰润胴体激动得不禁微微颤抖,虽然极力压抑,仍忍不住呼吸急促起来。

随着纤指在中抠弄,又麻又痒的快感持续侵袭着小龙女丰腴的肉体,片刻之后,她已弄得香汗淋漓。

「扑哧、扑哧、扑哧……」二人交合大起大落,声音响得就像在小龙女耳边打鼓,尤八每操弄一下黄蓉的美屄,他就从嘴里蹦出一个「操」,而黄蓉就发出一声接一声短促的「哦」「嗯」声,小龙女哪堪如此视觉刺激!片刻就在自己纤指的抠弄下泄身了。

看见黄蓉爽快泄身晕眩过去,尤八抓着自己的大正用力的拍打着黄蓉的脸,小龙女因为没得真操的空虚感,随着尤八的拍打又春水涌现了,想到如果清儿也如此抓着大拍打着自己,羞耻中涌出更多的春水,碰的一声轻响浑身酸软的坐到在地。

不多时小龙女突然闻道一股交合后的骚味,抬起头却看见近在眼前的,小龙女吓了一跳时,听见……

「唷……我尤八真是祖上有保佑……居然又从天上掉下来了一个骚婆娘给我哈哈……」尤八兴奋着硬了起来,「而且还自已了衣服的美骚娘啊……哈哈哈……」小龙女吓的花容失色,一句也说不出来,只是眼睛却直直看着尤八的大。

当尤八把小龙女抱起来往黄蓉那走时,小龙女才反应过来,但这时全身早以因尤八的上下其手而全身发烧,软弱无力,只能至口中发出微带颤抖的声音。

尤八双手在小龙女光滑如玉的脊背上抚摸着,只见小龙女肌肤赛雪,通体莹白细腻,竟找不到半分瑕疵,如此人间尤物,马上就让他尽情享受,不禁激动得发抖。

小龙女雪白胴体如遭电击,头部后仰,双腿鬼使神差的夹住尤八的腰,挺胸提臀,身体绷直,一股浪水忍不住喷了出来,滚烫的喷到了尤八的,尤八受此一烫,有如神助,硬是粗长了3分,让尤八直呼受不了。

眼见小龙女一对豪乳傲然挺立,尤八一手紧抱小龙女,一手向丰乳用力抓捏,更不时的乳头拨弄,而也不闲着一口咬住另一乳头用力吮吸着,胯下的更是直往小龙女的股沟和阴缝间摩动,此刻在尤八的上下夹攻之下,不久便被挑逗得失魂落魄,不能自已了。

半晌,尤八顺着小龙女光滑如玉的肌肤,一只手缓缓向下滑去,一会儿便摸到了一处饱满的肉丘,上面生长着茂盛浓密的毛发,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向下探去,手指终于触到了那早已洪灾泛滥的桃源圣地。

没想到小龙女的身体竟然这麽敏感,小龙女后仰着头表情迷醉,娇喘吁吁,更显娇艳,尤八不禁心中得意。

「啊……不要看……」小龙女双膝跪在黄蓉边上,双手支撑着颀长的玉体趴伏着,肥白的高高翘起,她知道最私密之处已经完全暴露在尤八眼中,如此放荡的姿势,顿时羞耻难当。

小龙女娇羞难忍,却更多的是期待,这种矛盾的心情迫得她喘不过气来,让她竟像乖宝宝一般没有挪动身体。

尤八见小龙女肌肤赛雪,通体莹白细腻,竟找不到半分瑕疵,如此人间尤物,马上就让他尽情狎玩,不禁激动得发抖。

尤八看到小龙女丰腴雪白的大就在眼前,忍不住将头凑了过去,顿时小龙女整个肉屄都让尤八给看得清清楚楚,两片肥厚的上面滑腻腻的沾满透明的粘液,随着偶尔的翕动,一股乳白色的淫液被慢慢挤出,一直滴到地上,拉出一条长长的水线。

「呜……」小龙女雪白胴体如遭电击,一股浪水忍不住喷了出来,溅到了尤八脸上,尤八顿时哈哈哈大笑说:「果然是骚……骚……骚……骚……啊……」尤八手指插入小龙女的阴穴深深抠弄了几下,就把小龙女整个拉抬到尤八的上,轻轻的磨啊磨,小龙女口中发出梦呓似的。

粗硬的家伙把红嫩的嫩肉挤开,发出嗤嗤的摩擦声,阳物拔出又翻出一片嫩肉,柔嫩的雪肤被茂盛淩乱的燎刺着,小龙女清晰地被两人性器紧贴的感觉刺激着,「哦……嗯嗯……」喘着粗气,兴奋得身体发抖,汩汩流出。

又大又烫的肉屌在中挺动,肥厚的卵蛋摩擦击打着敏感的肉屄,这种性器的拍击,早让两人的变得一片狼藉,随着两人的蠕动,不断发出「滋滋」的水声,尤八咬紧牙关,这美女太诱人了,不能这麽就射了。

尤八将小龙女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将小龙女的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扯得大开,压至一对豪乳,飞身压上,高高挺起,重重落下。

「扑哧、扑哧、扑哧……」二人交合大起大落,尤八的大力撸动,嘴里只会说一个字:「操!操!操!」小龙女感觉不到丝毫不适,被尤八入侵的痛快感觉,竟产生一种不同于以往的快感,雪白丰满的肉体,有节奏地颤动着,口中发出令人热血沸腾的声「啊……嗯……」

小龙女销魂地叫着,下身复杂的快感揉合在一起,让她如醉如痴,情不自禁地扭动腰肢雪臀,迎合着尤八的。

「啪啪……」尤八小龙女越来越快,下腹不断撞击着小龙女肥白的,「嗯……喔……」小龙女只觉体内的变得更加粗壮,得也更加猛烈,刺激得她有一种要魂飞天外的感觉。

「……噢……噢……噢……」小龙女身体颤抖着,美目变得失神,丰满的胸膛急剧起伏,喘息越来越急。

尤八双腿一蹬,死死抱住小龙女丰满的肉体,跳动的插入小龙女阴穴的最深处,一股股喷薄而出。

「啊……噢……」小龙女被烫得发出的叫声,再也忍不住,娇躯一阵痉挛,阴精如决堤的洪水汩汩冒出,丰腴的肉体不停颤抖,说不出的舒服畅快。

夕阳西下前,黄蓉睁开双眼侧坐起身,看见小龙女一丝不挂地趴躺在尤八身前时,尤其尤八深插小龙女,真是不敢相信,呆呆的双眼直看两人。

小龙女自晕睡中醒转,一睁眼便发现黄蓉目瞪口呆的直看着自己,当下真是羞耻无比,慌忙离开尤八身上,便想寻衣。

带出了一股白浆,洒在她雪白的臀股之间,小龙女羞不可抑,清秀雅丽的面容臊得通红,忍着巨大的羞意,小龙女快跑入林间寻衣而遮。

黄蓉见小龙女慌乱的样子,忍不住「噗哧」一笑,顾不得春光飘扬,旋即莲步轻移到小龙女身旁,望向小龙女,见她双手抓住衣衫挡在胸前,怔怔地望着地面,妙目中泪水充盈,如梨花带雨,惹人怜惜,知她心中羞辱,不禁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声道:「龙儿不必介怀,我了解的,我不也与你一样吗。

」说罢,便将与尤八如何好上的说了一遍,小龙女闻言心中泛起同病相怜之感,也与黄蓉说起自己和左剑清的情慾纠葛。

」小龙女看着黄蓉一脸痴迷,旋便想起那深入的快乐,看往不远的尤八也不再是那麽难以接受,心里更是生出一种期待一种渴望。

黄蓉知道小龙女心结以开,更是接受一同服侍,看着尤八心里念道:「真便宜你了……」便与小龙女去湖旁。

在屋里看着黄蓉为取悦尤八所置的衣物,面色羞红,芳心砰砰乱跳,几次想逃离此地,却终究抵不过黄蓉游说。

只见那薄如蝉翼的薄纱,把黄蓉那一身娇艳的魔鬼身材给衬托得浮凸毕现,且那薄纱也只遮住了黄蓉她的乳头部位,大半雪白的胸乳暴露在外,露出深深的乳沟,一对丰满的巨乳被紧紧的挤在一起,显得是那麽的巨大,更散发出了一种诱人的韵味;下身那一对修长、浑圆、弹力十足、线条优美悦目的在薄纱覆盖下显得十分、热力四射;丰韵的白嫩的粉腿,衬托着浑圆弹手的翘臀,而那件粉红的薄纱也只到大腿的分叉处下面一点,勉强遮住黄蓉那的,而那乌黑浓密的更是充满了。

白色透明的薄兜将小龙女上身包住,露出通体莹白的雪背、肌肤赛雪的粉肩、莹白细腻的莲臂,在火光的映照下浑圆胸脯和粉红乳头若隐若现,艳丽挑逗;短裙堪堪遮住半边丰腴饱满的大,裸露出整棵蜜桃,蜜桃上的浓密枝叶还微带着露珠,让人想要急急一口吞下;薄兜短裙让曲线悦目的更显修长,散显出清丽与淫媚的矛盾混合。

两人对看着对方,散发着的胴体,不禁浑身燥热微微颤动,一想到这身淫艳身躯会暴露在尤八眼前,就骚心发麻,的花心更是骚痒难止。

就在两人爱抚对方火热的胴体,饥渴地吸吮对方口腔里的香津玉露,窒息式的拥吻时,尤八光着身硬廷着走了进屋。

尤八望着两对美肉相互热吻,小嘴不住发出尽是惹人性慾沸腾,「唔唔……唔唔……」之娇吟声,双眼冒着浓浓的慾火。

于是,他二话不说,往床里一坐,一手把小龙女粉雕玉琢的分开,一手扶着涨硬的大先轻刮与撞击小龙女粉红色裂缝裂及那小肉芽若干下,蜜汁淫液如缺堤潮水般浸湿了他整根,俏脸酡红的小龙轻轻娇吟着:「不要…不要碰我那里…啊……」

「……哦……」小龙女娇嫩的蜜穴被尤八的大塞得饱胀,随着尤八的大不断地轻刮挤压着花芯,令小龙女酥酥麻麻至极点,美味可口的蜜汁汹涌不停……

让小龙女的一只夹靠肩上,一手抓着丰满的肉球,用力的揉搓,一手在被弄湿了半边用力的「啪……啪……啪」拍打,耸动着臀部如般挺进抽出,每次都掀动那阵香喷喷的蜜汁,沾湿了两个抖动而又吻合得天衣无缝的性器官与毛发。

黄蓉看着小龙女就像一只雪白的小狗一样趴在床上,双手紧抓着的床单,头极力的向后抬着,淫媚骚态的表情,嘴中骚浪地道:「嗯……哦……啊……哦……」黄蓉忍受不住一只手上揉搓着,中指深深地插入了湿滑的肉屄,跟着尤八的耸动,细细的手指在她的肉缝飞舞着,腰儿狂悍不畏地扭摆着,口中「啊……啊……」直呼。

屋里愈来愈重的淫骚味和尤八身上雄性的味道,再再刺激着黄蓉淫慾,向着尤八爬去,从背后抱着不断地亲吻,丰满的肉球不停挤压,乳头更是在背上画着圈,用行动诉说着渴望。

小龙女在尤八疯狂的挺动下,泄了4次,丰腴的肉体不停颤抖,丰满的胸膛急剧起伏,歇斯底里的浪叫,最后嘴里发出了似又像悲鸣般的叫声「啊……」晕厥过去。

尤八看小龙女爽晕过去后,又狠狠挺动数下,把黄蓉从背后抱拉过前,让黄蓉趴伏在上,晕迷过去的小龙女仰卧在下交垒一起。

尤八用大在她湿润肥厚的口外磨着、揉着、顶着、揉着,黄蓉的小被尤八的又磨又顶得她全身酸麻,里奇痒无比,直流,浪得直叫:「唔唔………快…进来…」黄蓉感到前所未有的需要,啃噬着她的春心淫慾,玉靥娇红,慾情泛滥,那股骚媚透骨的模样,激得尤八的更形暴涨,顶在她的小浪乱跳着。

黄蓉继续恳求尤快,一声声婉转娇媚的,不停地在尤八耳边萦绕着,而她的大也不断地摆动,急速挺抬小,恨不得将尤八的就这样一口吃进。

尤八被黄蓉这淫媚的骚态着,慾火也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迅速地将向前一挺,整根粗长的就这样「滋!」的一声,藉着她上的,滑进了黄蓉的小浪穴之中了。

只听得黄蓉大叫:「哎啊……涨……涨死了……」被这麽粗长的插进过里的黄蓉,感到她的像要被尤八插破了,浑身阵急剧的颤抖,竟然昏泄了过去。

满身慾火的尤八,不管两女昏了,使劲地用轮们的小,整根到底后,顶着花心,接着在穴心儿上揉弄了几下,猛地往外直抽,然后再次狠插另一女而入,直顶花心,连续插了数下。

这轮番拨弄,却把昏迷中的两女给干醒了,直插得两女死去活来,恣情纵欢,乐得只要慾情能填、满足,就算尤八将她们小插破了,也是心甘情愿的。

尤八在两女的娇媚浪态下,已经达到了前的最后关头,猛力地轮番干着,攻势凌厉无比,只觉得内的紧搓猛咬下,爽得上酥麻无比,终于舒畅地狂抖,一股又浓又烫的飙射而出,直向黄蓉的子宫内冲去,旋即抽出把剩余的射入小龙女的子宫,两女也同时畅快的泄了身。

稍稍回复将半软的往两女的嘴抵,两女看着这让自己畅美的,伸出舌头舔着他的大,黄蓉将她的含入口中吮吸清理,而小龙女吻着,用舌头在上面画着,偶尔还将吸入嘴含着。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jtool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