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公一看到我就想那个每一次我都被他弄得死去活来的e

车子一驶进车库,那车库的门可被何旭北一按遥控给落了下来;车子才停稳,那何旭北可是立马降下了座椅,抬起梁暖暖的双腿,跪到她的腿间去了。

伴随着「刺啦」声,她才穿在身上没多久的礼服的裙摆就被他从正前面给划开了,而且一划还划到腰间。

「宝…又急了…北北要让暖暖看着北北怎样把从暖暖的穴里给抽出来!暖暖,来抬起头来!」何旭北瞅着梁暖暖,把裙摆掀置两侧,把一条纤长细腿搭在了方向旁上,而另一条就放在他的腿侧。

其实梁暖暖真想对着何旭北拍上一掌,他现在还真是越来越来劲了,可是自己腿间的那种难耐骚心的饥渴,而且那塞着的已经在一路上唆含了那团布料这麽久了,可是它就团在那里,根本不像北北腿间的坏东西,光塞满里面就跳的欢实,要是重重的捅一下,那是爽的里面那块小媚肉都不停的哆嗦,要是连捅几下,估计她的双腿都失控的乱蹬起来。

梁暖暖那是越想越觉得下面的小嘴动的厉害,闻到了何旭北身上他独有的那股男性魅力,心里更是荡的不行。

「宝…亲亲…」两张饥渴的嘴贴在了一起,两条小舌伸出彼此的口在唇外舔着、扭着,蜜津顺着舌尖嗒嗒的流了下来,而何旭北的手也没有闲着,他的手指再次摸到了梁暖暖的腿心,找到了那根拖在穴外的带子,带子上面还在往外挂着黏黏的水珠。

「嗯…」那酥疼至心底的感觉让梁暖暖猛然僵在那,张开小嘴直吐气,而何旭北的舌却还在撩拨着那根无助的小舌。

「嗯…北北…哦…」何旭北的手指对着那颗嫩弱的勃起小珠大力一摁,大嘴吸住那条又变得失控的小舌,女人抖着身子在穴里喷出了一大股的花汁。

梁暖暖觉得自己已经小死了一回,可是那团布料还是将自己的塞的紧紧的,她都觉得自己被北北弄出来的黏液已经把布料浸的透湿,正顺着布料往外淌水,整个穴都泥泞不堪。

「北北…暖暖要…北北…」岔开的小腿扭着,裸露的塞着布料的腿心在女人抬起的动作中暴露在男人的眼前,那穴就塞着布料在他面前转着,还一缩一缩的想把那一大团布料吞进最里面。

「骚宝…北北把布料拉出来…」男人的两根手指捻起带子,往外抽拉了一下,没想到馋嘴的穴竟又唆着布料往里含。

「骚宝,都馋成这样了,连布料都吃的这麽香,要是把北北的大东西插进去,不知道怎麽乐呢!」何旭北的双手又下了力气的往外拖着那团布料,梁暖暖也把迷蒙的目光投到了何旭北的手中,看着他拉,感觉到自己腿心配合的蠕唆。

那拔出的一瞬间,往外扑着水,一股一股的往外打,何旭北的眼里红线暴起,大口大口的喘气,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裤子上,已经来不及脱,那是直接从门洞里拉下,掏出了大东西。

「哦…北北…暖暖要吃…要吃北北的大…要…骚宝要吃…」梁暖暖抬高自己的臀部,把一缩一缩翕动的小嘴让何旭北看个清楚,配合着扭动,何旭北的手就摁着自己的挤开细缝往里面塞。

一截一截的往里扭着,把层层的软肉挤开,然後腰部猛然一个力道往下一灌,向下插着的直接抵到了嫩软的细肉上。

「啊…哦…」那瞬间满足的感觉让梁暖暖本来用贝齿咬着的嫩唇张了开来,爽的她张开小嘴拉出长串荡人心魂的。

何旭北的手抬起梁暖暖垂在一边的腿往下压,整个身子也随着他手上的动作压到了女人的身上,那随着男人的动作而抬起的把咬的更紧了,蠕嘴的嚼了两口,这令男人本来有序的动作已失控。

「北北…北北…啊…啊…」梁暖暖的手搂着何旭北,身子被操弄的晃着,她往下垂的脑袋也随着身子的前後耸动也摇了起来,头发不住的飘荡着,荡起了黑色的发浪。

「宝,喜欢北北这麽吗?啊?舒服不?大棒子操的暖暖舒服不?」何旭北一边卖力的往里进出,恨不得把自己溺毙在她的身上,一边还要问着她的感受,找到更多的满足感。

「喜欢…嗯…喜欢…喜欢北北用大干着暖暖的小…啊…」梁暖暖的小屁屁配合着何旭北的动作摇了两下,让男人简直就成了喷着岩浆的火山,而他一定要将体内火热的岩浆喷到女人的身体里去。

浅出深捣的对着花心撞着,撞的娇弱的花心也忍不住的哭泣,小媚肉被捣的透透的,梁暖暖搁在方向盘上的一条腿无措的蹭动了两下,然後又猛然蹬直,全身颤抖的从花宫里喷上了大沽大沽的热液。

「啊…啊…要把暖暖撞死了…啊…散了…要散了…」梁暖暖眼前还在冒着火花,可是男人那没有节制的力道撞得她头脑发晕,全身都有散架的感觉。

何旭北扭着腰部拔出的一瞬间,看着满满一穴的浊液因为不能盛载,还一小股小一股往外扑着,那白浓的液体从还未合成细缝的小洞里像泉眼一样冒出来的瞬间,看的何旭北还没完全降下的欲火又再次腾烧,那才拔出的又就着满穴的汁水伴随着噗声插了进去。

「呜呜…北北…」北北怎麽就喂不饱啊,那辆装着两人的车也随着男人在里面大幅度的动作而震了起来,所以在车里,车是会震的,所以才叫车震。

何旭北得到餍足已经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浑身被操弄的无力的梁暖暖窝在何旭北的怀里,而何旭北的双手紧紧抓着梁暖暖的裙子下摆,虽然裙子已经被两人弄的湿透透了,可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抓的紧紧的,因为别墅里还住着养小马的锺叔他们。

而躺在狗窝里的小泰迪小宝,那是好像闻到了女主人的味道,摇着尾巴迎了出来,可是这次女主人却没有像往常般逗弄它呢!因为此时的梁暖暖觉得抬起自己的一只手都觉得费力,被男人抱进浴室的她,自然被男人又小吃了一回,那个色北北,现在是完全不懂得节制啊,呜呜…

第二天傍晚才回到家的何旭北首先就被梁启文叫到了梁家,何旭北接受着自家大舅子审视的目光,他突然觉得有一点点不好意思,可是又把人家的妹妹载到外面过夜去了呢,不过他的不好意思也只有那麽零星一点,因为暖暖肯定会是他老婆。

「旭北,我想和你谈谈金庆北的事!」对面的梁启文敛去戏虐,正襟危坐,何旭北的心神不由得也随之紧张。

」金庆北那段日子代替自己陪在暖暖的身边,当然他对暖暖也抱有一定的想法,可是他也不能去阻止人家的感情,就这一点,他还是惭愧与感激的。

可是旭北,那个人并不简单!」梁启文的话语也印证可何旭北的想法,那个金庆北的眼睛就像漩涡一般,里面太深了。

「旭北,暖暖有一件事还不知道,但是她心里潜意识里应该有感觉的,那是出於对自己的孩子的一种保护,刚开始发现暖暖怀孕时,那个金庆北试图将暖暖的孩子弄掉过!後来暖暖对他也有了下意识的防备。

而且贝贝的到来她清醒的时间也多了!『梁启文的话在何旭北的心中投下了一块大石,如果他得逞了,自己和暖暖今天又会是什麽场景呢?暖暖的病会好吗?还有小贝贝,想到生命中对他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他突然觉得寒毛直竖,光想就令他觉得恐惧和害怕。

」旭北,金家会由一个从没有听过的儿子来继承这份产业,可想而知,金庆北应该是很有手段的,而且,大家在商界应该都知道金家的背後本来就不单纯,黑帮势力参与其中!金家的老爷子也一直支持着政府的建设,来由政府替他们保驾护航!所以,你要警惕了!「

何旭北的眉头皱到一起,难怪最近集团谈妥的几件案子,在关键时候,对方以各种理由拒绝了,会不会和金庆北有关?不过,他何旭北也是不容小觑的!

「旭北,你自己平时多注意一点!这些事,我也没和暖暖说!」自家的暖暖本就应该生活在光明中,他不想商场上的那些尔虞我诈去烦扰她。

不过,金庆北想和他们两家斗,那还是差远了,他不知道梁家背後的是何许人也,黑道?手段?阴谋?…他梁启文在国外都碰过,而且还一打一个准,如果到时金庆北真出手了,那个人那麽疼暖暖和贝贝,他一定会立马回国的,到时,不止是R市,甚至是全国都要震上一震吧!金庆北,你最好是单纯的只是想找暖暖叙旧而已。

看着面前的何旭北,光明是形容他最好的词语吧,虽然年纪才比自己小几岁,可是他的心比自己年轻也纯净多了,可是这种男人又是肯为了自己女人付出一切的男人,自己什麽时候才能找到珠珠呢,也许她能使自己逐渐老去的心灵又恢复活力,可是这麽多年了,她到底在哪里,他的珠珠到底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为什麽他遍寻各地,派出那麽多的关系都找不到她!

何旭北回到家的时候,暖暖和贝贝正一起陪着老爷子,把老爷子逗的那个乐啊,看着正用手比划着的小贝贝,他突然觉得很是庆幸,因为她还在,所以暖暖回来了,真好,有贝贝真好!

小贝贝突然被自己的爹地紧紧的抱在怀里,爹地都抱的她喘不过气来了呢:「爹地,爹地…」小丫头的身子扭啊扭,小屁屁也一撅一撅的。

「贝贝,爹地的小贝贝!」何旭北的那是在自己女儿的脸上亲着,何将军看着自己的孙子突然感性成这样还真有点不习惯。

小贝贝小手摸着自己小脸上的口水:「爹地,贝贝的小爹地!」梁暖暖看着这对父女,贝贝还真是有样学样,还小爹地呢,难道她老妈偷人,还给她整个大爹地啊!得,3个都是宝!

「北北,你没事吧!」梁暖暖当然注意到何旭北的情绪波动,回到家後的他那是恨不得把贝贝时时刻刻的抱在手上,就连自己去抱他都不让!当成别人来跟他抢似的。

「暖暖,听话,北北只想这麽抱着你!」何旭北的心中有着失而复得的喜悦,却也有着对差点失去贝贝时刻的忧恼,既有着对过往自己的深深悔恨,也有着对自己宝贝暖暖的心怜,太多太多的情绪一下子冲击着他,只有将暖暖抱在怀里,似乎才能抚平他心底的繁杂。

「北北…」梁暖暖的双手环上何旭北的腰,两人在门後站了好久,久的今晚和爷爷奶奶睡的小贝贝都进入了梦香,梦中,爹地给小贝贝买了好多吃的,小贝贝吃的可开心了,可是妈咪却叉着腰站在一边,小贝贝两手拿着零食,拼命的往嘴里塞,吃快点,吃快点。

何正天和白小菲看着自己孙女在睡梦中还在蠕着嘴巴,挂着口水,甚至小嘴还唧吧唧的吸上两口,真是可爱极了。

温兰躺在床上,她的眼前是何旭北与梁暖暖在舞池里舞动的身影,那一幕幕的场景如同一把尖刀淩迟着她的心脏,孩子,那孩子竟然是何旭北的孩子,是不是有孩子在,他们之间的维系就一直都有,一直都有!

金庆星站在自家房间的阳台上,他看着天上的繁星:「父亲,庆星今天很难过,虽然知道自己早就被淘汰出局,可是当面见到又是另一回事!父亲…」曾经的自己是家里的么子,父亲和哥哥姐姐们最疼的就是自己,可是他们顷刻间都离开了他。

看到暖暖,他似乎在她身上找到了那股让他心安的感觉,可是她却不会属於自己,现在的哥哥,自己并不熟悉,甚至自己的记忆里都没有他的存在,每日的他都不苟言笑,自己完全在他身上找不到一点亲情味!可是他现在却是自己唯一的亲人。

而金庆北呢,他此时趴在白雪的身上,大肆起伏,大滴大滴的汗水从他的胸膛落下,他的眼睛里晦暗不明,既像沈沦於性欲中,却又如清醒的置身事外。

李甜甜最近的心情非常郁蹙,她的肚子一天天的凸起,前阵子老头子还买了房子想让何旭东和她搬出去住,她本来还挺高兴的,可跟自己的母亲一说,立刻被母亲连骂几声傻,在外面的媳妇能跟在跟前的媳妇比吗?

要是搬到外面,感情肯定是会生疏的,而且何家的核心事务也不能参与,以後万一真有什麽财产,那你们还不就捡点残羹冷炙。

母亲几句就把她点醒了,一套房子算什麽,他们搬出去不就亏大了,梁暖暖不就整天可以讨教卖乖,把人哄得团团转。

本来因为怀孕的关系,婆婆对自己那是真心的疼爱,可是自己的表妹竟不争气的搞出了那茬子事,竟给她添堵,连自己的婆婆对着自己连着几天都不冷不热的,要不是自己怀孕了,这回还真有可能被驱到外面去住了。

她在温兰的帮助下查出了肚里孩子的性别,在何家清一色男娃的家里,女娃自是很受宠的,而她真真就怀了个女儿,她一说这个消息,家里人可高兴坏了。

何旭东每天趴在她的肚子里跟女儿说着悄悄话,因为几件事情有所冷滞的夫妻关系好像恢复了新婚期的甜蜜。

婆婆也是对她极好,每次都从外面买了很多女娃的衣服,甚至还有四五岁女孩那漂亮可爱的各式衣服,她还在心里想着自家婆婆真是高兴啊,都买到这麽後了。

更是在家里建起了婴儿房,甚至连何旭北那层楼也盖了,她想着梁暖暖不就是一个不会下蛋的鸡吗?盖了有用吗?也不会冒出一个蛋来,还不恶心死她。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竟然凭空冒出了一个何念贝,一个活生生的瓷娃娃,全家人的目光几乎都被那个女娃娃吸引,她才明白自家婆婆前些日子的忙活并不只为她肚子里的娃娃,更多的是为了何念贝,没想到那个梁暖暖心机那麽深,竟然把王牌留到了最後,她感觉前些日子的自己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在自己的女儿还没有成形落地的时候,她的女儿却先回来夺走了所有的宠爱,连何旭东也经常唠叨着:宝宝啊,要是你有贝贝姐姐那麽可爱漂亮,爹地可真是要乐上天了。

哼,还何念贝呢,在自己心里何念贝就是身份不明,除非自己能亲自证明,她哪及的上自己的女儿,她一定要让女儿成为何家最受宠的小公主。

那贝贝每天都笑得恨不得让何家每个人抱在手里放在心里宠,就连自己的婆婆对於自己的关心也让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连母亲的开导也不能让她心里舒坦分毫,自己的女儿生下来也不会有何念贝那麽的受宠,就连自己的儿子现在也没有她受宠程度的五分之一。

和温兰的聊天中,她知道她与何旭北那段过往,那一个人单恋的故事,那与她表妹一样痴迷的目光,可在两个不一样的女人表现来,却又截然不一样。

何念贝走路总爱蹦蹦跳跳的,她只不过害怕何念贝会撞到自己连退了几步,没有扶住她,让她摔了一跤,明明是那个小孩自己的错误,却搞得全家人都责备自己,那梁暖暖还在边上说着:「都是贝贝的错,她老爱蹦来蹦去,万一撞到大嫂可怎麽办。

」哼,尽会在家里其他人面前讨巧卖乖,上次自己不过嫌弃的赶了何念贝一下,她都两天没有给自己好脸色,甚至都让她连带的觉得何旭北和自家婆婆都对她有了意见。

早上醒来被妈咪连亲了几下,还答应今天可以多吃个冰淇淋,小贝贝立马被哄得高兴地不得了,让妈咪给她套上了奶奶给她买的漂亮裙子和小皮鞋,下楼去找曾爷爷了。

「旭东,旭东,我们的宝宝…都是何念贝从楼梯上跑下来,啊…我没躲开,就被撞了,我的女儿…呜呜…」

看到小贝贝的样子,梁暖暖她更是舍不得苛责,不是她护短,她并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麽发生的,那何旭北就更舍不得了,一听到小贝贝的哭声,自己都想哭了,於是一家三口都到何将军那里找安慰了。

而对於何家人来说,贝贝是意外,确是惊喜的宝贝,她又这麽的小,可李甜甜肚子里怀的也是何家的孙女,唉,只能祈祷李甜甜母女平安无事了。

白小菲坚持要把李甜甜送到她朋友那里去,毕竟她是有名的妇科圣手,可是现在的李甜甜只相信温兰,相信她能救自己的女儿。

可是天不从人愿,当温兰走出来红着眼睛告诉何家李甜甜肚子里的女娃没有保住,白小菲当场就蒙在了那里,就连何旭东的眼中都流出了大颗的泪珠,温兰的眼睛也湿润了。

梁启文从贝贝的身上取下了水晶发夹和手镯,抱起贝贝的小身子:「贝贝啊,告诉舅舅,早上发生什麽事了吗?」

「舅舅,贝贝不知道,贝贝跳下来,那个舅妈就摔倒了,然後流血了,呜呜…舅舅…」孩子毕竟年纪小,还不能清楚的表达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这些日子贝贝总是在做噩梦,有时甚至还在睡梦中哭,梁暖暖和何旭北看着扭动着小身子出汗的小贝贝,真是心疼的不得了。

「暖暖,不要多想了,我们贝贝还小,大哥大嫂到时再说吧,哪怕家里的财产我以後就都给他们就行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只希望我们的贝贝在心里上别有什麽阴影。

「何旭东,我咋样了,掉的可也是你的女儿啊,都是她,都是她…」听到上面声响的何家众人也一起跑了上来,而梁启文扶着何将军走在最後。

「妈妈,我的女儿没了,都是因为她,都是因为…」看着梁暖暖眼中同情的目光,李甜甜甩开了何旭东的手,快步走上前揪着梁暖暖的衣领:「都是因为你,都是你的女儿害死了我的女儿,都是因为…」何念贝撅着小屁屁钻到何旭北的怀抱里,不让自己看到周围的人。

「我们的小贝贝才不是呢,舅舅帮你把眼泪擦掉,要是曾爷爷、外公、外婆他们知道贝贝哭了,可是会伤心的,你看,这边的曾爷爷看到贝贝哭,都心疼的要哭了呢。

」小贝贝顺着梁启文的手指看向坐下来的何将军,看着何将军心疼的目光,小鼻子抽噎的张开双手,梁启文适时的把她放到何将军的腿上。

「旭东,我们的女儿,我们的女儿啊…」李甜甜哭喊着拉着身旁的何旭东,她的女儿没有了啊,自己甚至都没有来的及看上一眼。

梁启文的眼睛更加的黑沈,她太小看梁家的本事了,要是轮到他出手,李家立马能在R市消失的无影无踪,还敢动小贝贝?哼,自动撞枪口的女人,罪有应得。

何旭东看着坐在那的梁启文,梁启文甚至还比自己小了几岁,可是从小到大,他才是几个孩子的老大,指挥者。

他有种不详的预感,仿佛自己所有的美好都会因为他受到影响,连他的父亲何正天也不止一次的说过,梁启文的狠厉劲才更像爷爷的孙子。

梁启文接过何旭北的电脑:「大家都来看看吧,我和暖暖没有跟大家说,我们小贝贝很小的时候,曾被一个不懂事的佣人带出去玩了一会,急坏了家里的人,所以啊,贝贝现在身上的很多饰品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里面有着最先进最精巧的摄像追踪技术。

在最後一层楼,那小丫头还大胆的往下冲,此时李甜甜正好从餐厅走出来,她本可以走过去的,可是她却明显的放慢了步子,而贝贝也没有计算她的步子会撞上别人。

而李甜甜没有避开,反而对着小贝贝走了过去,贝贝的身子冲了下来,还没碰到她,她自己就摔了下去,後面刚好又有一个台阶,才摔的重了一点,可是当时的情形也不是很严重,这是梁启文心中怀疑的另一点!那个女人不会这麽狠心吧?不过这些他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将事实的通过这段影像放了出来。

何旭东对着还靠在他怀里哭泣的李甜甜一个耳光就甩了过去,这是他们的孩子啊,他心心念念期待了好久,他的女儿啊!怎麽能因为她自己的嫉妒心而拿自己的孩子开玩笑呢?他今天再次认识了她,认识这个让他觉得陌生却同床共枕十多年的女人。

李甜甜含着泪眼看着自己的丈夫,他打她,他可是从来没有打过她!她看向周围,没有人像在医院那般安慰她,甚至自己的婆婆也无奈的摇着头说了句:「旭东,别这样,她身子还没好呢,这样会留病根的。

她当时就想轻轻的摔一跤,想引起家人对她的重视,也让他们将一部分的注意力转移到她肚子里的女儿来。

「妈,我也不想的,我只是想为我的女儿争得一点注意力,都是何念贝,都是梁暖暖…」李甜甜淌着泪水的眼中闪过愤恨。

「甜甜啊,你千万不要把这些话语放在嘴边,这样何家人不会原谅你的,搞不好,旭东会真的跟你离婚。

」李母看着自己的女儿,她可是自己捧在手心里呵护到大的,而且使自己在亲戚朋友中扬眉吐气,要是真离婚了,一定会被耻笑的啊。

「甜甜,你要表现出忏悔的样子,知道吗?明早就去向何家人道歉,特别是那个梁暖暖和何念贝,然後再让小康去帮你说说情,毕竟他现在是何家唯一的男孙,大家总不会希望他以後有个後母吧。

「妈,可是我不甘心,不甘心,我的女儿,都是因为她们母女俩!」李甜甜的双手握紧成拳,下唇紧紧咬在齿尖。

「女儿啊,妈可怜的女儿啊,你要忍耐,知道吗?反正她和何旭北还没结婚呢?一切都未成定局,知道吗?」

李甜甜用睁大的泪眼看着自己的母亲,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她会的,会好好的忍耐,毕竟梁暖暖还没有成为何家的媳妇呢!

在家里人都坚定地告诉小贝贝,这不是她的错,小贝贝才终於涨开了灿烂的如太阳般温暖的笑容,似乎吹散了一点笼罩在这场失去幼小生命的悲哀中。

何旭北知道贝贝身上戴着摄像器的时候,终於明白暖暖为什麽如果贝贝和他们一起睡的时候,都要把她身上的手镯、脚铃什麽的都摘了个干净。

何正天夫妇在伤心之余,想到小贝贝和他们睡得两晚,梁暖暖还特地敲了他们的房间把贝贝身上的这些东西给取走了,不然,估计何家就没有闺房之乐的秘密了。

「可是妈咪说要等贝贝长到这麽大的时候才生呢?」小贝贝想起不久前妈咪和她说的,那还要好久才能有妹妹呢!

「哦,那是因为啊,妈咪怕小贝贝不高兴呢!不然家里又有一个小公主啊!其实啊,贝贝可以很快有妹妹的哦!」原来暖暖还考虑再要孩子的呢!真好!

「贝贝想啊,你跟以前相比可是长大了好多,以前才一点点大啊,而妹妹比贝贝年纪小,那是不是身体比贝贝小很多,所以一点点大的地方就能把妹妹塞进去了。

好奇宝宝何念贝发挥了锲而不舍的精神,如果这句话不是出自三岁稚龄儿童的口,真可以让人当成一句带色的语言。

」於是我们的小贝贝乐呵了,舅舅夸她可爱,曾爷爷夸她懂事,奶奶夸她漂亮,爷爷夸她乖巧,爹地是她是粉嫩嫩的水晶娃娃,就是很少有人人夸她聪明,现在妈咪夸了呢,那小贝贝就是聪明呢,这丫头对於别人夸她的话那可是记得牢牢的,要是批评她两句,那可是恨不得把小嘴嘟的高高的。

於是何旭北出来的时候,正赶上自己女儿在镜子面前叨着:「小贝贝,你是漂亮可爱聪明…粉嫩嫩的瓷娃娃哦…」还无比可爱的摆了个pose。

第二天醒来,好奇宝宝何念贝还特地迈着她的小腿跑到何将军的面前缠着老爷子问怎样才能快点有个小妹妹,怎样大家才会高兴。

何将军皱着眉头开始想啊想,该怎麽跟小贝贝说呢,突然灵光一闪,凑到小贝贝的小耳朵里嘀咕了起来。

小贝贝的小眉纠结了一下,到底是和妈咪一起睡呢还是要有小妹妹呢,最後想要有小妹妹的愿望占了上风。

何将军那个高兴啊,曾孙女就是乖啊,都不嫌弃他老头子,於是电话一拨,两个小时後一张华丽的公主小床就从商店搬到了何将军房间隔壁的室内。

一会功夫,连同何将军自己古朴庄严的房间也一起变成了童话世界里小公主的房间,那还和小贝贝的房间给打通了,这样他都可以陪着自己的贝贝到很晚呢!

小贝贝在父母临睡前,还不忘一再的叮嘱他们一定要快点给她弄个小妹妹出来,不然小贝贝就生气,就永远住曾爷爷隔壁了。

小贝贝这些天只要见到梁暖暖,大眼立马就黏到了她的肚子上,以前还总是缠着梁暖暖抱,现在是坐在她的身边,小手摸着她的肚子,嘴里还振振有词:「小妹妹,你快点出来吧,姐姐在等着你呢,小妹妹。

「贝贝啊,要是妈咪肚子里的是弟弟可咋办?」收到女儿福利的何旭北还不忘逗弄自己的女儿,哪怕自家暖暖的眼睛在向他横了!

「弟弟啊?」小贝贝学着大人们的样子小手摸着下巴,弟弟,她还没想过呢!弟弟会跟煜康哥哥一样,而妹妹会和她一样,煜康哥哥整天喊她小妹妹,那她以後不是也可以整天喊嘛!

路过客厅的何家人,那是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这贝贝太逗了!何旭北傻傻憨笑了两人,而梁暖暖又被自己女儿搞了个大红脸。

虽然李甜甜对着何家众人道了歉,也郑重对梁暖暖和小贝贝说了对不起,何家人虽没有多说什麽,但毕竟有了疙瘩,何旭北看着曾经被称他之为大嫂的女人,她竟然想伤害自己的女儿,那麽她还想让何旭北叫一声大嫂吗?

哪怕是他的大哥,干了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得到他的原谅,李家还想和他谈项目,看来是应该把生意交给李家对手企业了,这是你李家女儿伤害我女儿付出的代价。

小贝贝今天很不高兴,全家人都有事出去了,就连曾爷爷也去参加什麽老队友的聚会,其实都是她爱睡觉啦,才没有跟着一起出门,好在家里的张奶奶带来了她的小孙女,她跟自己一样大呢。

为了不吵到李甜甜休息,而且两个小家夥也一起吵着要出去玩,拗不过她们的张妈一手牵着一个女娃出门了。

可是意外也就这麽发生了,在一个转弯地,张妈莫名其妙的扭了脚,等她抬起脸的时候,只来的及看到一辆飞驰着离去的车子,而两个女娃已经没有了踪影。

等她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了草丛里,黑色的幕布已经替代了白天的光华,腿上的疼楚又怎能及上她的心焦。

「柱子,我知道你在想什麽?我们已经收了那个人的钱,你老母可还等着你的钱回去救命呢,而且你这样也能娶到媳妇。

」年纪大的男人满脸的横肉,这样的事他可不止干过一次,早就没有了婆婆妈妈的同情,他也不是干什麽杀人放火的事,只要过了A市,把两个小孩卖到别的地方去,她们这麽小的年纪,很快就不记事了,又可以很幸福的在另一个家庭里生活下去,而且他联络的两个买家都是没有小孩的主,看到这麽漂亮的女娃娃还不当公主般的宠,所以她们换个家庭也可以生活的很幸福。

当何旭北带着张妈回到何家,那何家简直是乱套了,何将军和白小菲那是直直的倒了下去,梁暖暖也是面色惨白的跌坐在沙发上。

「贝贝身上不是有那些侦探仪器的吗?」他突然看到了希望,想到梁启文曾放过的那些影像,仿佛看到了贝贝又蹦蹦跳跳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北北,我们的贝贝…」何旭北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他走过去握着梁暖暖的小手,两人的相握的手都颤抖着。

沈思敏见过小贝贝,那麽可爱的娃娃,还非常开心的唤她姨姨,甚至还在她的脸上亲了好几下,小贝贝长得好漂亮好灵气啊,不过爱吃的毛病和自家的包子真的好像,不过自己也爱吃,小贝贝一定不会有事的。

R市出动了很多势力去帮忙寻找何家失踪的小孙女,可是绑匪有着一定的经验,刚开始开着的车完全是报废的,根本查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等何旭北他们找到那辆车子的时候,那是在废铁厂,绑匪连换了好些车,而且都是在没有监控的地方,就是再有势力,也查无所据。

太阳爬上山头,接替月亮的工作照耀着大地,新的一天又来临了,可此时的何家却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中。

他不知道这麽做是否有用,可是他想尽力一下,当初的自己也是被母亲的病急昏了头,才同意了表哥的想法,可是当抱着两个娃娃上车的时候,他就後悔了,他这是在干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小宝虽然很崇拜自己的爸爸,当初爸爸还说要给他生个妹妹,可到现在妹妹都没影,狡猾的爸爸,就想和妈妈呆在一起!冷将军见自己的宝贝曾孙是闷闷不乐的,就索性带着他出来旅游了。

她看到周围陌生的环境,看着躺在一旁的小仪,意识到了危险,平时娇俏可爱的她可完全像足了她的妈咪,小手在车窗上拍着,可是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曾爷爷,曾爷爷,有敌人出没,有敌人出没!」冷将军看着自己的孙子一边摆着他们当初抗战时,炸弹队独创的手势,一边叫着有敌人,本没有对路边这辆普通的车投注太多注意的他,也跺了过来,透过缝隙,一看车内的情形,不全都明白了。

冷将军对躺在病床上的小贝贝比了一个你是谁的手势,刚才医生已经过来确认过,两个小女孩只是因为药物的作用才暂时无法开口说话,过两天也就没事了。

冷将军这才放心,小贝贝打出的手势只有当初炸弹队的几个人才会,後来大家都各奔东西,甚至有的人已经失去了联络,他相信通过这个小姑娘,他一定能找到从前出生入死的战友。

小贝贝这会纠结了,曾爷爷只交过她比过「我是何小牛」的手势,可是她不会比何念贝和小贝贝的手势啊?

那个容易冲动、容易上火的何小牛,他还记得曾经的他们在战场上抛洒着热血,看着一个个的战友倒在血泊里,他们爬起来,擦干眼泪,继续前行。

他还记得何小牛在他们成功的完成一项使命後,总爱穿着大裤衩,奔到高处,告诉他的老哥哥─梁大生,他小牛又带着两人的使命成功了一次。

「宝宝,你知道家里的电话吗?」冷家小宝在曾爷爷的呼唤中转过了头,曾爷爷一定不是在叫他,应该是在上的小妹妹。

不过小妹妹好漂亮、好可爱啊,他是不是是应该把小妹妹给拐回家呢?都是坏爸爸,都没有早点给他生个妹妹,不过他这次要跟最疼爱自己的妈妈说,而且爸爸再不同意,他就天天和妈妈睡,哼…

梁启文一看是显示A城的陌生来电,他还以为是绑匪打来的,示意何旭北开了录音设备,按了免接听:「喂,你好,我找何小牛!」一有老战友消息的冷将军那是激动的劈头把分几次的话语一次给讲了。

「小牛啊,我是冷邦昌啊!」还在免接听状态的手机把冷将军的声音再次传到了众人的耳中,要是平时大家一定会笑了,他们都快忘了何将军的原名叫何小牛,可是愁眉紧锁的众人今天实在是笑不出。

「这才对嘛!这才是大哥记忆中小牛的声音啊!老哥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你家曾孙女在我这边呢!」

「啥,我家贝贝在医院!」冷将军揉揉自己被震的耳朵,把电话拿远了一点:「我家贝贝怎麽会住院的?她没事吧?」他就知道小牛的脾气,这麽多年来还是喜欢嚷嚷,他都把电话拿的这麽远了,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这麽大。

而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李甜甜愤恨的想着:那个臭丫头真是幸运啊,可是她的宝宝,她的女儿怎麽就没了呢。

她抚着自己的脸,当天何旭东打在自己脸上的痛意似乎还存在着,甚至那时的他不顾自己的身体,嚷着要跟她离婚。

而且第二天,不管她有多麽的不愿意,她还是拖着她虚弱的身体去跟何家众人道歉,也跟梁暖暖和何念贝道歉,在小康(何煜康)的帮助下,大家都没有说什麽。

自家婆婆看待自己的眼神也没有以前温柔了,甚至自己一靠近何念贝,婆婆总是找着理由把何念贝给抱去别的地去了。

而且旭东,对自己的态度也变了,有时晚上甚至很晚才回家,到现在都不肯跟她睡在同一张床上,让她想再怀个女儿补偿他,都没有机会。

她觉得温兰真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不仅经常让她去医院检查,而且总抽时间安慰她,她觉只有这样温婉如兰的女人才适合做自己的弟媳,这样妯娌之间才能相处的好啊。

何将军在何旭北和梁暖暖的搀扶下走进了A市第一医院的病房,坚强的熬到现在没掉眼泪的小贝贝一见到疼她的亲人那是哭着掉起了金豆豆,把何家一帮子人的心给疼的啊。

从小跟他爸一样冷面的冷家小宝抽了纸巾,递给了哭泣的小贝贝,他听说这个漂亮的小天使叫何念贝呢,而他叫小宝,他家妈咪叫宝贝(得,冷大狼成天这麽叫,给他造成了错误意识),他和贝贝的名字合起来不就是宝贝,现在的他真觉的,应该把小贝贝给领回家。

冷将军看着哭泣的何将军,这人和小牛年轻的时候还真像,可是哪怕被给穿进了手臂、胸膛,鲜血直流,都没见过他流过一滴眼泪,除了送走梁大哥,他见何小牛哭过一次,可是当时的自己也哭了,可是今天他竟然掉泪了呢,稀奇,真稀奇。

沈思敏的小身子直往後缩,她感觉到梁启文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会,她的心跳为之失速,他认出自己了吗?她害怕可又隐含着期待,可是当他的眼光从自己身上移走,心中又忍不住浮现失落,是啊,他怎麽可能记住她呢!曾经的她那麽胖,也许他恨不得忘记那个夜晚吧。

可是他唤过自己珠珠,眼珠的珠,想到刚开始她还以为他如很多朋友同学那般唤她猪猪,她还傲娇的生气了,他才解释那是眼珠的珠,她是他的小珠珠。

确认自己的宝贝曾孙女没事,那何小牛才有精力把目光投注在几十年没见的老战友身上:头发白了,皮肤皱了,可看上去还是一眼就能辨认是当初的冷邦昌;冷邦昌也看着面前的何小牛,还是以前那个样,就连那大嗓门也一样。

「冷哥…」两个老兄弟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曾经在战火纷飞,炮弹枪击下,他们也曾并肩的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

「冷哥,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我家小贝贝…」不然以何将军的性子,很难让他心甘情愿的喊对面的人一声哥哥,除了他的大生哥。

「这还多亏了我家小宝呢,他往车缝里一瞅,刚好看到小贝贝在打以前我们任务时定下的手势,这就是缘分啊,是小贝贝和我们的缘分,也是贝贝自己聪明,小丫头从出事到你们来之前可是一声都没哭过,有当年的小牛的性子。

「大牛啊,还不介绍介绍,你家可真是人丁兴旺啊!大牛啊,真是厉害!」病房里这些人中,他们中的一些还是和大牛眉眼中很像的。

「哦,这个我知道,何旭北!」当何小牛介绍到自己的三孙子时,冷将军已经先认了出来,上次自家石头还拿了一本商业周刊回来,平时让他瞅上一眼的人还真不多,可是他对那R市的何旭北还夸了两句,两个人年龄相当,就连在商场上的作为也相当。

「老牛啊,好福气啊!」小牛的孙子都掰满五根手指了,而且个个都那麽出类拔萃,哪像他,只有天磊一根独苗,曾孙也就小宝一个,而且这个娃还跟他爹十足的像,只有在芯芯面前还像个孩子,甚至天瑶上次还喊了他一声小面瘫、小蝮蛇。

你知怎麽着,人家洋人老公开的软件公司被黑客攻击,那麽多的高手对着电脑素手无策,那是整整瘫了两天,要不是在午夜时,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条小蛇,还真不会跟小宝联系起来,把小宝叫去一问,人啪啪的几行代码、几个小程序,就将一切恢复正常了。

冷天瑶看着冷着脸,转身离开的冷星宇,那是傻在了当场,乖乖的,比他爹还厉害,好冷啊!於是这事一传十,十传百,冷家小宝都快成传奇了。

「嗯,这位是小贝贝的妈妈,应该就是你家三小子的媳妇!这位…」冷将军打量着面前气宇轩昂的年青人,与自家孙子和何旭北又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一双眼睛就足以显示着他的深谋远虑、睿智深远,这个年青人也一定很厉害,不过脸型轮廓又让他感到熟悉,甚至是那种心灵平静的安慰,在几十年前有那麽一个伟岸的男人曾带给他这种感觉,完全可以为了朋友、为了奉献出自己的一切,是他带领着他们慢慢的成长,才有了他们的今天。

「冷哥,很像吧!虽然我家启文比大生哥当年帅多了,可是还是让认识的人一眼就能辨别出来!还有啊,暖暖可不仅是我孙媳妇啊,也是大生哥最最宝贝的孙女了,而且啊,小贝贝也是大生哥的曾孙女哦,所以今天小宝救的是大生哥最最重要的人!要是大生个泉下有知的话,一定也会非常感激的!」泉下有知?原来老哥哥已经不在!病房里的人似乎又沈浸在那年失去梁大生的时候,他在地下永远长眠,可是他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他永远活在他们的心中,活在爱他的人的心中。

「贝贝…」梁暖暖把小贝贝搂在自己的怀里,将这两天对女儿的担心以及此刻对爷爷的怀念都化在这个拥抱中。

何旭北也把此生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搂在自己健硕的胸膛上,本应该自己为她们遮风挡雨,却一次次让她们受到伤害,看来自己的一些处事原则也应该变了。

小贝贝在梁暖暖的怀里香香的睡着了,冷家小宝看着那睡着了都很可爱的娃娃,在心里已经开始幻想自家妹妹的样子了,嗯,他更加坚定了回家以後一定要让爸爸妈妈给他生一个贝贝一样的小妹妹。

梁启文临出前对角落里的人影又瞟了一眼,随着步伐的远去,沈思敏觉得自己浑身的气力都被抽光一般,不过心跳的还是好快,她觉得刚才压在她身上的大山被泄了下去,可是心里却有着沈重。

「启文,你这件事怎麽看?」身材伟岸的两个男人坐在医院路旁的长椅上,让出来散步的病人不时将目光投在他们的身上,毕竟那是不容忽视的强烈存在。

我们先暂时按兵不动,你先别出手,一切我来安排,想动我梁启文的妹妹,我倒要看看她有几分能耐!」

其实梁启文还比何旭北想的多了一层,他会给国外去电话的,相信乐天已经报备过了,平静的R市将在不久的将来迎来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就如他的名字一般霸气冲天,一个让他崇拜的男人。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jtool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