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妇女风韵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

市郊一所高中游泳场馆内,司徒森一边拿着摄影机拍摄,一边督促学内的游泳队员操练,准备在三个月后的游泳比赛。

司徒森十八岁富家子一名,是这所学校的高中三年级生,父母早已移民外地只剩下他一人在故地,他只待完成高中后才随父母移民外地再完成大学课程。

司徒森见泳队内的队员大多未达到他的要求,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原本校内的泳队要胜出泳赛不是难事,但大部份的主力队员都已毕业离校,再加上泳队内的教练亦因移民而请辞,令泳队的情况雪上加霜。

司徒森心想若是他有份落场比赛,胜出比赛可有八成把握,但他亦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虽然他也是这所高中的学生,也层是泳队的主力,但可惜他遇到一宗交通意外,虽不是令他伤残,但就令他的膝部永久受损,使他不能再参加游泳比赛。

由于泳队内没有教练,于是司徒森便以助教的身份暂待教练,他见泳队情况每况愈下也没有心情打理下去,现在他拿着摄影机拍摄并不是录影练习情形,而是拍摄泳队内女队员的出水芙蓉美态;他在交通意外后知道不能当运动员,原本也低沉了一段时间,但他很快就找到一个新的目标,就是要摄制一部出色的A片,所以,他便借泳队练习时间希望找到理想的女主角,但可惜事与愿违女主角一直悬空,他现在只是捕捉女队员的片段。

正当司徒森聚精会神投入拍摄时,突然有人往后拍了一下他,弄得他差点弄得他跌入泳池,于是他发出怒哮叫道:「那个混蛋骚扰我!」正当他回头看看是那一个混蛋时,一把带有不满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他一听便知道是全校最高的领导——校长。

当校长说了一大篇「语重心长」的说话后,才醒起这次来找司徒森的目的,说:「司徒森!我知道你过了这年便毕业,我为了你不用分心在泳队上,所以,特别聘请了一位游泳教练回来。

」说完他便介绍身后的人,「她是你的学姐程倩婷,以前也是校内泳队的选手,她今次回来是担任游泳教练一职,你要好好协助她。

校长对程倩婷的介绍司徒森一句也没有听进耳里,因为他眼中只有一位年约二十四、五,样貌与身材同样出众的美人儿,简直是AV女星爱田由的再版,他那里还有心情去听校长的介绍;他只知程倩婷不但是校花而且为泳队赢了不了比赛。

在夜深里,司徒森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因为他一合上眼便见到程倩婷的芳容,并幻想着她是A片里的女主角正在和他交合,于是他便在脑海中构思出一幕幕为程倩婷所编写的情欲戏,直至差不多天亮时他才入睡。

而另一边的程倩婷亦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但她并不是对司徒森的思念,而是担心她往后的日子,因为在她大学毕业后,原本在一间大公司里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并邂逅到前男友天盛,认定他是终生伴侣,很快便共赋同居。

但很快一切便成为泡影,因为天盛在连番失利,为求尽快收后失地,于是便向银行及财务公司,但恶运始终还是跟着他,股坛内再遇滑铁卢;在银行及财务公司同时催收债项下,于是天盛便将现在的资产变卖来清还债项,但还是不能将全部清还。

天盛受不了银行及财务公司的连番催收债项,他就舍下程倩婷逃回家乡避债,由于程倩婷是他的担保人,所以天盛的债项全由她来承担;在爱情和生活上同时受到打击,她亦只好选择以天盛的方式来避债;当她回到故乡时,刚巧母校需要一名游泳教练,才透过以往的关系担当教练一职,同时兼任校务秘书。

到了第二天泳队练习开始,原本泳队内的男队员极之渴望有程倩婷这漂亮的女教练相伴,但程倩婷一来使施一个下马威,採取用强硬的地狱式训练方式,先要各人跑五公里,再游五公里,以增强各人的体能,虽然在万分不愿亦只好只做。

司徒森在旁看着完本也为他们求情,但程倩婷却一口拒绝,司徒森见她的表现便知道是不能硬碰硬的便只好应和,这是一来不想开罪佳人将来可以多加亲近,二来这确是可以增强各人的体能。

一连数天的地狱式训练已引来队内的怨声载道,一些更要求司徒森向程倩婷求情减低运动量,司徒森见大家也是同学于是便免为其难向程倩婷说出各人的意愿,程倩婷说:「比赛快要来临,现在还想躲懒。

地狱式训练下各人的体能亦有所提昇,但队内的一些队员就极之不满,如亚信、亚育和亚伦三人就极为反叛,他们见司徒森也帮不上,便私下计划去教训程倩婷,并不让司徒森知道。

数天后,亚信、亚育和亚伦三人在训练后,偷偷的躲在泳池外的出口暗处,他们知道程倩婷每天也是最后一人离开,所以他们待所有人离开后,再溜入泳池的女室;刚好这时程倩婷准备离去,三人看准时机一上前从后将程倩婷捉着,并且往她的小咀里送上数粒丸,直至程倩婷含下为止。

药力很快便在程倩婷产生效力,使她浑身发热体内彷有一团火正在燃烧着使她骚软起来,极需要人拥抱便靠在他们三人身上,三人见平日冷艳的程倩婷,现在换上一脸媚态,便二话不说六只手就在程倩婷身上抚弄。

这时程倩婷在药力及三人的夹击下,使体内的欲火越烧越烈,虽是这样她的一点理智告诉她将要被眼前三人,于是她便以最后的气力作出反抵,但是欲火的煎熬下使下身的不受控到的分泌出,的小咀还发出「呀呀」的。

亚信首先将程倩婷放约地板上,亚育也急不及待的将她上身的运动外套脱下,但刚巧这时室的大门给人推开,顿时吓得胆小如鼠的三人立即夺门而逃,没有理会这人是谁。

这人看见就是亚信、亚育和亚伦逃走后就发现一脸媚态的程倩婷躺于地上,这人走到程倩婷身旁轻抚着她的俏脸说:「这也是你应有的报应。

司徒森原本早已离去,但刚巧留下了明天要测验的笔记,所以才返回室取回,在经过女室时听到有类似纠缠的声音传出,初时他也以为有女同学在内里鬼混,所以他已准备好心爱的DV机捕捉重要的时刻,但他一时不慎被亚信、亚育和亚伦发现才会有刚才的事情发生,这可算是将程倩婷拯救出的厄运。

司徒森看着眼前的美人儿,胸前一对美乳在T恤下随着急速的呼吸而起伏不定,又以媚丝细眼望着他,的小咀「呀呀」的着,以司徒森这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又怎受得这,况且程倩婷平常对他的态度也不大友善,于是他决定借此机会好好教训她一番。

程倩婷看着他犹疑了一会后,司徒森便将她的T恤拉高,而她的第一次也献给了男友天盛,当想到了负心的天盛弃她而去,不禁令她生出自暴自弃的心态,只得点点的理智很快便随着体内的欲火焚身而消去,由初时微微的扎挣,到后来任由司徒森将她身上的T恤和运动裤脱去,只剩下一套白色的蕾丝内衣裤。

司徒森看着程倩婷的胸口一起一伏有如波浪,两座肉峰胀满得差点把乳罩撑破,饱满的上面的小陷进小缝里,成了一条不长不短的湿濡裂纹;他又将随身携带的DV机装好准备拍下这珍贵的情景。

当一切准备妥当,司徒森就赤条条的跪在程倩婷身旁,他一手向程倩婷的袭去,握住她一边的乳房温柔的搓揉着,心想:「结实有弹性,真是极品喔!」

司徒森又脱下她的乳罩,程倩婷这时上半身已经完全赤裸了,两颗嫩滑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一晃一晃的,乳蒂也被他玩弄得变硬起来。

接着他扑上去就乱亲,轮流把程倩婷的乳蒂含进咀里吸吮了一会,就去亲程倩婷的樱桃小咀,他还把舌头伸进程倩婷的小咀乱搅一通,双手则是搓揉着她的乳房,还不时伸进她的小里乱摸,慢慢地司徒森也把她的小脱掉。

接着司徒森抬起程倩婷双腿架在他肩膀上,一手压着她的乳房上,然后调整好大的角度,一口气就干进了她的内,整根大转眼间已经完全捅入她的里了,弄得程倩婷叫着:「啊……不要……喔……好痛……好胀……轻点……啊……啊……」

程倩婷的从没让别的男人进去过,就算是天盛和她也戴着套子,她现在就被司徒森没戴套就干了进去。

司徒森开始不断地在程倩婷中抽送,一双大手就不停地搓揉着她的乳房,灵巧的手指更搓着两颗泛红的乳蒂,程倩婷的声音也从哭泣痛苦转为:「喔喔……好大~~轻一点……喔喔……」程倩婷的声音甚至比跟天盛时还要大,还要销魂,程倩婷已经被大征服了。

随着司徒森频频地抽送,程倩婷的表情由半推半就变为无可奈何,又由无可奈何转为热情洋溢,尽情地享受着的乐趣,她时而抓紧司徒森一双手、时而抚摸自己的乳房,双眼闭上,舒服地着、享受着……

接着,司徒森将他的大抽离了程倩婷的,她流出的中汩汩淌下已经流到她的上了,程倩婷的情欲已经被他完全挑逗出来,心理和生理都充份配合他的奸淫了。

程倩婷经过大慰藉后,她的理智已开始回复过来,身体告诉她刚才已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这时她见司徒森将自己的小腿放下,双手抱着她的腰将她翻转身,这是她跟天盛时还未试过的体位,顿使她感到难憾,她知道又要被奸淫,准备接受司徒森从背后,但她感觉到不到大插入,只感到她的和正被人舔着,她跟天盛同居了一段时间,但天盛从不肯为她,现在却给司徒森舔着,而且和一起也被人温柔的舔着,使她体内的欲火再次加温。

慢慢地趴在地上的程倩婷不由自主地主动将粉臀微微翘起,司徒森看也差不多就靠到她后面,他看见程倩婷的和尽是,她双手掩脸,粉臀主动微翘,还向上等着大去。

司徒森把在程倩婷外面磨了几下,沾满她流出外的,然后用力插入,「啊……喔喔……」程倩婷满足地叫了一声。

约十五分钟的,司徒森把大插到程倩婷最深处,突然停了下来,程倩婷正舒服着,哪能忍受他停下来,居然自己摇起粉臀去套动他的大。

司徒森又问:「不拔出来会射在里面喔!要不要拔出来啊?」程倩婷依然没有回答,只是闷着头不停摇动着粉臀。

在得到程倩婷同意后,司徒森慢慢抽出大,然后又是奋力一插,开始抽动让程倩婷继续享受着乐趣,只是司徒森越插越加快速度,程倩婷的叫声也越来越高亢,最后程倩婷双腿夹紧,「喔……」发出一声长长的吟叫,她已被干到了。

而那司徒森也在这时,他狠狠地在程倩婷的中使劲冲刺,大边插边抽搐着将全射进了程倩婷的子宫。

司徒森完依依不舍地拔出他的大后,程倩婷的还未完全平息,仍在不断喘着气,两腿无力地张开维持着刚才被干的姿势,白色的从她的中缓缓流出来。

就这样,程倩婷后由于太累了,便趴在地上休息,而司徒森也算有本心,他在收拾现场后还扶着程倩婷去淋浴,女生的心理很怪,觉得反正刚才已经被司徒森淫弄过,还怕甚么,于是便让司徒森摆佈,而他亦没有再去弄程倩婷只是为她穿回衣服。

当两人离开时,司徒森的手便借意的揽向程倩婷的纤腰,程倩婷便立即将他的手推开,接着给了他一说耳光,说:「不要再碰我。

程倩婷愤怒的说:「刚才若不是那三个坏蛋迫我吞了那些药丸,我和你……和你……那个,你只不过是乘人之危,今天的事我暂不追究,你以后也不要碰我。

司徒森顿时感到手上之影片变成指控自己的罪证,于是他在万分不愿大将那套影片交到程倩婷手里,当程倩婷接过后,便一声不响地离开。

到了第二天练习时,亚信、亚育和亚伦三人带着心虚胆怯的心情去练习,而司徒森就带着心惊胆颤去当他的助教,四人都担心程倩婷会将他们绳之以法,直到练习开始知道程倩婷没有採取行动,他们的心才定下来,但换来的是加强体能训练,这直接是要折磨他们;而司徒森也不能幸免,他经常被程倩婷指指点点,弄得他差点透不过气。

四人为求程倩婷不去报案,便只好默承受,而四人之中司徒森可算最佔便宜,他总算有幸能够干上美艳的教练,这少少的痛楚也算值得。

这时程倩婷的心情也十分茅盾,虽然天盛离她而去,但还是十分挂念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但现在她给自己的学生下药,若将来天盛回来找自己又怎样向他解释;但另一方面虽然是,可是到后来她在理智渐复的情况下让司徒森干着,使她得到应有的和感觉,在昨夜梦回时,梦境内现出一幕又一幕与司徒森的情景,但最令她难堪的是这情景并不是为她带来痛苦的感觉,而是为她带来如沐春风的感觉,直至现在当她回想昨日的情景也不禁令她浑身骚软。

的事件很快便过了数天,程倩婷一来怕影响名声,二来怕事件弄大后会被银行和财务公司发现她的行踪,她这次回乡的目的是避债,所以由始至终她也没有想过去报案。

时间又过了个多月,距离比赛约有一个月时间,泳队在程倩婷的训练下整体成绩明显有所进步,各队员对比赛的心理及生理状态都作好了准备。

有一天,程倩婷于学校接到多个电话后,她便开始神不守舍,对泳队的管理更弄得一塌糊涂,弄好有司徒森这个助教为她善后,才不致出现大乱子。

司徒森见程倩婷忽然冷艳变成忧屈也猜知她有事解决不了,基于好奇他也想知道程倩婷遇到了甚么事,但苦于并无借口,便无法探知内情。

直至有一天,于练习完毕后,他和程倩婷便在会议室内甄选出赛的队员及检讨所参加的项目,但他发现程倩婷虽不至放莫不关心,但她就连出赛的人选也弄错,于是司徒森便向程倩婷说:「教练,你最近干甚么?经常也犯错,是不是有困难?」

程倩婷经不起他的纠缠,也不知道为甚么会向司徒森说出欠债的前因后果,在最近还给银行和财务公司发现她的行踪并致电到学校找她,并要她尽快清还所有债项,而天盛更致电给她要求程倩婷代他还债,而他亦决定远走外国一来是避债二来是希望可以另谋出来,这是对程倩婷一大打击才令致她神不守舍。

程倩婷听了虽然感激司徒森的帮助,但面对一个曾自己的人确是有一些顾虑,所以就算他提出帮助,也只好说:「不用了,我会再想办法。

司徒森大概也猜知她的心思,说:「你有办法解决也不用躲到这里避债,你不要担心我不会要求你干甚么作为交换的条件,这笔钱我也不急用,到了你方便的时候才还钱给我便可以。

程倩婷说:「虽然你帮了我,但我不知何时才可以钱给你,我不想欠你的,你就提出一个条件作为交换的条件。

司徒森猜知她意思,想了一想便说:「你要求到,我要你做我第一套A片女主角,如果你答应就是交换的条件,如果你不答应便乖乖地听我说。

程倩婷听到他的要求也猜知司徒森真的想帮助自己渡过难关,但她确不想欠司徒森,同时她回想那次让司徒森欲仙欲死的情景,不禁双颊绯红,这是连天盛也从未给过自己的。

程倩婷就将A片光碟收好,而司徒森也不多说于整理资料妥当后,他便独自离开,不久程倩婷也跟着离去。

司徒森听到程倩婷的话,这时到了他难以回答,他原本只想得此令程倩婷知难而退接受他的好意,但她却反先提出,他只好说:「你不要后悔,如果你可以的就明晚泳馆内拍。

到了第二晚,在各人离开后,泳馆内只剩下司徒森和程倩婷,司徒森对程倩婷说:「你现在后悔还可以!」

于是司徒森对程倩婷解释稍后拍摄的大概情形后,他便将一套黑色的比基尼泳衣交给程倩婷,并要她换上后才开始拍摄。

当程倩婷换好泳衣后回到泳池旁时,她见到司徒森将四部DV机安放左不同位置,他见到程倩婷穿上那套黑色的比基尼泳衣时,黑色的泳衣更衬托出她的肌肤更雪白,加上她美好的身段及一双修长的,不禁喃喃自语:「若她是我的女友,无论怎样也不会抛弃。

刚开始时程倩婷还不知道该摆什么样的姿势才好,但是透过司徒森的指导之后,程倩婷开始学会扭腰,甩头发,甚至作出一些撩人的姿势,后来司徒森还要她翘起臀部拍摄。

而当程倩婷身体向前倾斜时,双乳看起来更是坚挺,每次当她一转换姿势,充满弹性的双乳都会不由自主的晃动着。

拍了数十张以后,司徒森和程倩婷走到了预设拍摄所地方,两人坐在一张沙滩椅上,他又向程倩婷说:「你现在后悔还可以!」

司徒森看着她婀娜多姿的娇躯,他哪还忍得住,便跟了过去把她压在沙滩椅上揉柔她的饱满粉嫩的美乳。

司徒森抱着程倩婷不停亲吻着她娇嫩的俏脸,从脸庞一直到耳朵,从耳朵一直到她雪白的粉颈,就这样亲到了胸前。

程倩婷看着他的手掌不断搓捏着乳房,忍不住捉实他的双手,轻轻固定在胸脯的位置,不想他再搓弄下去,但也不想它们离开自己的嫩乳。

司徒森见状便挣开她的双手,又开始一面亲着她的脖子,一面把她身上的比基尼泳衣上围解下,一对充满弹性的雪白乳房便挺立在面前。

少女般尖挺和嫩滑,加上她全身的肌肤都是白里透红,细緻嫩滑,配合乳蒂上粉红色小乳蒂,实在美得令他爱不惜手。

司徒森已忍不住垂下头去,开始用舌头在她的乳房四周游移,时而轻扫,时而舔弄,然后一口就吃上程倩婷的乳蒂。

司徒森细细的端详她细嫩的肌肤,手掌在另一只乳蒂上轻触着,程倩婷的乳蒂被磨动的感觉让她不断的喘气,骚浪的主动将乳房前凑,让他一把握实。

司徒森慢慢的沿着程倩婷的娇躯往下吻去,当吻至她的泳裤时,他发现的泳裤已又滑又湿,他便隔着泳裤舔着她的,程倩婷已不自主的闭上眼睛,享受男人温柔的服务。

直至程倩婷随着他舌头的韵律轻呼着,她便引领把玩着一双美乳的大手到她的裤头,司徒森也明白她的意思,于是他便把程倩婷的泳裤也脱掉。

传来美妙的快感,使程倩婷一双大腿夹着司徒森的头,粉臀更挺着要他舌头可以更深入里,让他舔个高兴。

司徒森的咀凑在程倩婷她的上,一口又一口吃得很高兴,程倩婷美得一波多过一波,流个不停。

他伸出食指,轻轻的弹着程倩婷挺立的,程倩婷承受不了,几乎要哼叫出来,她连忙摀住自己的小咀,并制止司徒森,轻声说:「啊……别……别弄我了……我受不了……了……啊……」

程倩婷要司徒森躺在沙滩椅上,再骑到他的大腿上,用对准,往上就骑上去,随着大一寸一寸的插进,美妙难言的充实感令畅快莫名,撑得饱涨的紧紧裹着火热的溶汇为一体,使她感到单是插进去已经销魂蚀骨,抽动起来更觉快感连连。

程倩婷慢慢挪动娇躯,一上一下地套弄,被大烫得酥麻万分,又被擦得奇乐无穷,阵阵快感不断袭上心头,顺着大淌向根部,再给黏带到上,把两人的生殖器官都浆成湿湿的一片。

司徒森的大插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小洞,被磨得舒服无比同时见程倩婷正蹲在自己身上,一耸一耸地高低套弄着,脸儿赤红仰得高高的,微张着樱桃小咀,舌尖在唇上左右撩舔,双手捧着一对粉嫩雪白的乳房又搓又磨,兴奋得像着了魔般一边动一边颤抖。

司徒森见程倩婷的浪样,便伸出双手托着她的粉臀,运用腰力将大就着她的频率也一下一下往里戳去,大在又紧又窄的壁夹得十分舒服,每一下都直至子宫口。

但很快程倩婷受不了司徒森进攻,里的温度不断昇高,壁的收缩既力度亦都不断咁加剧,接着程倩婷深身一震并趴在司徒森身上,更失控的涌出。

司徒森没有继续挺动大,只是坐起来揽着喘息着的程倩婷让她稍息;过了一程倩婷稍息感到他的大仍插在她的里,只知道司徒森依未完事,而她爽了好几回,加上她和司徒森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她便顽皮地用壁夹一夹大,她却忘记了刚过的壁夹还是十分敏感,在她一夹之下,小咀不禁「啊」的一声轻叫。

司徒森还以为弄痛了程倩婷,正想将大抽出,但程倩婷反而紧紧的揽着他,并在他的耳旁细声所说:「不要!我依你的。

司徒森双手环着程倩婷的腰,而她双手抱着司徒森的头,她不敢动因为她怕她一动就会变成她主动在跟司徒森。

在亲吻的时候,他的臀部扭了一下,让大插了她的一下,程倩婷「啊」的一声双手抱住了他的头,将她的紧靠在司徒森的脸上,他也不客气地再大用力地开始。

这时在泳馆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整个泳馆里只听到「啧、啧、啧」和她小声「嘤、嘤、嘤、嘤」的哼着。

突然程倩婷身体又拱了起来,开始夹紧他的大,司徒森知道她的来了,便用手抱着她更努力地,因为她身体拱起来,反而让大更深入她的体内,一次又一次地顶着她的子宫口,直到她因为而拱起身体为止才停了下来。

慢慢地程倩婷回复了身体的感觉,发现身体里依然有一根硬硬的东西抵住她的子宫口,她还用迷濛的眼睛看着司徒森,这种春情荡漾的眼神让人忍不住想好好地疼爱一下。

司徒森经过一轮的冲刺已经快到顶点了,发觉自己的精子快要挡不住了,便紧紧地抱着她做更大力的冲刺。

终于,程倩婷高声「啊……」的叫出来,来了,而且一波接着一波,这是她第一次经历连续性,她觉得自己几乎要死掉了,双腿又再勾上司徒森的臀部,死命的勒紧,像要把他生吞活剥吃了一般。

这时司徒森再也忍不住地紧紧抱着程倩婷,又插了几下,终于忍受不住了,一股浓厚的全射进程倩婷的子宫,便紧紧地抱住程倩婷,不让她的逃离大。

当程倩婷回复过来,闭着双眼回味刚才的时,她感到自己被一双强而有力手臂抱着,一双手掌更温柔的爱抚着她的娇躯,小咀接着又给吻上,这种事后的爱抚给了她无比的舒畅,这也是和天盛所没有的。

程倩婷张开双眼后便见到司徒森正拥吻着她,司徒森见状便放开她的小咀,说:「学姐!你刚才舒服吗?」

程倩婷羞羞的点了点头,接着又将司徒森紧抱,他顿时被程倩婷弄得手足无措,便说:「学姐!我们拍完了,快起来穿回衣服。

司徒森也不闪避,只把程倩婷抱着说:「你的身体好柔软好,如果我将来女友及上你一半,我已经很满足。

程倩婷便停下来并四目交头,这时他们已胸贴着胸,插着,程倩婷说:「小!」说完她便室动吻上司徒森的咀,四片咀唇很自然的便吻了上来。

程倩婷一对手紧紧的抱着司徒森的脑后,十根手指直插在他的乱发中,不断用力把他的头部拉过来,好让小咀可以得到更热情的深吻;司徒森的手也没有闲着,双手一时轻抚滑溜的香肩,一时顺着肉背移到纤腰上,一时又紧紧的抓捏着浑圆的美臀,一时抓着另一只乳房不停捏弄,两人已完全淘醉在兴奋的感觉中。

程倩婷双脥微红的垂着头,看着他的手掌不断搓捏着乳房,忍不住捉实他的双手,轻轻固定在胸脯的位置,不想他再搓弄下去,但也不想它们离开自己的乳房,程倩婷说:「今晚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们便只是朋友,不要再提起这件事,可以吗?」

两人赶忙的清理一下,便穿好衣服,才离开泳馆,当司徒森送程倩婷到她的家门前,他又将程倩婷拉到暗处,并把她一抱接着他的咀巴就吻了上去,两人又是一轮热吻,良久才司徒森才依依不舍放开程倩婷,然后飞奔地离开。

这夜程倩婷辗转难眠,她脑海中不停浮现出天盛和司徒森二人,而且还将二人作出他较,一个是她的爱侣,但是在面对困难时却舍她而去,令她要出卖肉体替他还债;一个是佔有她肉体的人,可是对待她的态度却温柔体贴,在她有困难时还主动提出帮助。

程倩婷这样想着直至到天明时她才睡了一会,当她醒来便到银行和财务公司替天盛清还欠债,但是一经查询后发现已有人替天盛清还所有欠债,这令她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天盛的父母早已去世多时,而在他落难时,他的亲戚都不愿意借钱给他,所以程倩婷想不到是甚么人替他还款。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jtool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