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要舔了人家要尿了 小妖精含牢了我喂饱你l

他的舌尖顺着我的蜜源自下而上,直至触碰那颗顽皮而且倔强的肉粒儿,而我的心也像是漂浮在海面上,随着浪花浮沉,平坦的小腹随着剧烈的刺激收紧,将整个蜜源紧紧贴在他的脸上。

我坐在椅子背上,张开双腿,而他骑跨在椅子上,用他的舌尖,混合着他的唾液,我的蜜汁,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兴奋,让我浮沉。

租房住是我上大学之前就已经考虑好的,我很早就已经幻想这种一个人的生活,能够自己一个人过自己的小生活,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镜子前的自己正夹紧双腿间的手臂,面色迷离,腰肢随着蜜源的刺激像一只妖冶的眼镜蛇,缓缓的,有节奏的摇动着,享受着那种像雾像雨的朦胧,只是对我来说,手指已经已经远远不够了,光着脚丫快步扑倒在床上,左手真的舍不得拿开,只能用右手摸索枕头下面。

一只,一只早已洗好的黄瓜,黄瓜是前天晚上睡觉前洗好的,稍微有点软了,熟练的用牙齿将套套的包装撕开,将套套塞进嘴里,套套是草莓味的,有点甜,但依旧不好闻,将套套在嘴中调整好后,然后熟练的用舌将它套在黄瓜上,然后将自己的身体靠在床背,打开双腿。

蜜源已经湿了,虽然看不到有多么惨烈,但蜜汁滑向pp时引起的瘙痒足以证明此时的我有多么湿润,那种急切的、迫切的感觉让我不得不将那带着我的唾液的小黄瓜立即插入了我的身体,虽然有些软了,但表面突起的颗粒依旧带给我很大的刺激,故意的拨弄着我的神经,让我在享受的同时发狠的用左手用力揉捏小肉芽,而右手则有节奏的将进进出出着,充实,摩擦,这种感觉是手指永远无法带给我的。

「岩……」,缓缓的闭上眼睛,而他也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用眼睛坏坏的注视着我的身体,然后坐到床边,用手指挑逗我早已敏感的乳头,而我也顺从的挺起了蜜桃,而他也开始慢慢的从揉捏,到抚摸我的乳房,然后是用嘴巴用力的吸吮。

「啊……」我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对肉粒儿的刺激,就像是岩开始不停的用舌尖逗弄它一样,它不停的躲闪但终究逃不开他的舌,麻痒难耐的感觉布满全身,紧紧的收缩着臀上的肌肉,摇摆着,那个肉粒儿真是冤家,既爱它,又恨它。

突然,岩原本戏谑的眼神变得狂热,他迅速的跨在了我的胸前,将那根已经滚烫的jj放在了我的嘴边,示意我,而我也渐渐地伸出了舌尖,顺着他的根部,用舌尖一只舔舐到顶部,

我将带着套套的黄瓜缓缓的放在嘴边,伸出舌尖,缓缓的舔弄着它,然后慢慢张开小口,将这根又大有粗的异物含在嘴里,慢慢的用舌头抚摸它,生怕牙齿碰到弄痛了它。

岩知道我想要他的jj,不顾我的反对将jj在我嘴里抽了出来,稍微挪动了下身体,然后用双手将我的双腿举了起来,一直到我的蜜源完全展现在他的面前。

他没有用舌,而是张大嘴巴将我原本小巧的洞口包括两片花瓣全部含在了口中,然后用舌尖混着我的蜜汁他的唾液一次一次的顶进了我的蜜源,而当我刚想出声的时候,他却转动了一下身体,将他的jj强行塞进我刚要张开的口中。

那种痒,无法用字描述,似云端,似深海,似冰川,又像是火山,夹杂着各种不同位置不同的痒,我终于用力逃开了那张口,那只舌,慌慌忙的坐骑在他的身上,用力的坐了下去,而

岩每次进入我的身体都会很用力,像是在泄愤似的,将我一次一次的顶起,那只黄瓜在我手的控制下,每次都顶在了那个让我迷离的位置。

「老公,岩~不要停~」我呼喊着他,而他也在全力的驰骋,直到我忍不住抽搐的时候,他却不曾想停下,而是在我的那一霎加大了频率,我只能用力的抓着他的臂,指甲不小心已经划伤了他,直到我从云端跌落时,黄瓜依旧被我的手着,体内排出的乳白色蜜汁随着黄瓜的进入流淌到床单上,而我却在仍旧静静的闭目回味。

「还要!」我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此时的我心里突然害怕了一下,他会射进我的身体吗?如果怀孕怎么办?

这是个炎热的夏天,军训刚刚结束,其实今天应该放假,但教官们今晚就要回部队了,所以我们班同学准备一起和教官们道个别,而出门时,我却鬼使神差的将放在了包包里,也许是刚才的梦吧。

而当我迈进校门时,男人们纷纷被我那双修长而白嫩的双腿吸引过来,我像是一幅画似的被人用眼神从头到脚的审视,而我只能刻意的保持着姿态,微微抬了一下下巴,享受着那些贪婪的目光,而心里已经小鹿乱撞似的痒痒着,那些眼神就像是一片片羽毛搔着我的身体,那种害怕却又渴望被窥探的感觉顺着我的裙摆神经,沿着脊柱缓缓滑动到蜜源,如棉絮般的一丝丝的逗弄着蜜源,让它慢慢潮湿,就连的那颗粉色的葡萄也不争气的挺立起来。

「对不起,我迟到了」我气喘吁吁的跑到已经站好的队列旁边,脸蛋有些绯红,有点怯懦的看着教官和辅导员。

「没关系,赶紧站好吧」因为已经军训完了,所以教官也不像以前那样的严厉,只是对我笑笑,然后示意我站好。

「同学们,军训已经结束了,而我们班也在最后的检阅中获得了不错的成绩,今天下午张教官他们就要回部队了,所以,下面还是由张教官跟大家讲话!」

张教官是我们班的教官,是所在部队的一名班长,陕西人,山里的孩子,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我们经常一听到他带有陕西方言版的口令,就忍不住偷笑,而班里的男生也在每天军训时低声学他含口令。

「同学们,这是我和你们最后一次以教官的身份对你们进行讲话了,在这十几天的时间里,我们共同努力,得到了非常优异的成绩,我也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配合。

说实话,第一次看到你们的时候,我真的非常羡慕你们,而在我的老家,因为家里穷,所以当兵成了当时唯一可以脱贫的出路,但我非常想上学,看到你们这些青春洋溢的面孔,我真的非常羡慕你们可以在这么好的大学里读书。

所以,希望你们不光能在军训汇演中得到优异成绩,而且在今后的学习中以及未来的人生当中,也能够取得优异的成绩,好的,谢谢大家!「

不仅仅只有女人是水做的,男生也是水做的,虽然我基本上已经忘了当时教官说的话,而且他也和本文无关,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痛哭流涕的同学们,男生也不例外。

「嗨~小姑娘」,我独自走在回出租房的路上,眼睛有些红肿,依旧感伤,忽然被一个沙哑的声音叫住。

「你好,我叫罗阳,大三的,想和你交个朋友!」说完,他对我笑了下,继而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可以留个电话吗?」

「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想和你交朋友,再见!」虽然有点冲动,但这样就告诉他,未免让他觉得我有些太轻浮了吧?所以转身就走~

「一年级校花欧阳婉儿,我知道你的名字!我叫罗阳,记得我哦,再见」罗阳笑着潇洒的转过身,一点没有挫败感,而那长长的卷发也随之舞动起来,真的很帅~

大汗淋漓,健壮的身体从背后进入,双手贪婪的抚摸着我的乳房,这已经是他今天的第四次了,而我除了酸软之外,却始终无法到达,即使蜜汁不断的顺着身体滴到床上,即使他一再用力的冲击我,我只会慢慢的觉得疼痛,而非享受。

轻抚阴帝,麻痒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舒服的我忍不住蜷起双腿,死死夹紧我的左手,而右手也自然的抚摸起我的乳房,无名指缓缓的逗弄着我的粉色乳头。

「嗯……」舒服的感觉从鼻腔里发出,「我要你,插进来」这种的语句我从没跟罗阳说过,因为他从未能让我如此过,迷离的看着空空的床尾,雪白的大腿懒懒的搭在床边,幻想着有个男人正在埋头舔舐我的蜜源,嘴上沾满我的蜜汁。

和罗阳已经交往一个月了,他很轻易的把我追到手,答应他的当天晚上就跟他去了宾馆,他惊讶于我的饥渴,来到学校之后我确实好久没有这种体验了。

而他和很多男生一样,以时间长、jj长为骄傲的资本,在床上非要证明自己很厉害,不过后来我发现,其实我真的只是犯了一次花痴而已,因为他从只会,而我要的不止这些!

男生宿舍真够脏的,当我走出男生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罗阳住在四楼,每次下来都会被很多男生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很享受这种赤裸裸的视觉包裹,划过胸前,划过裙摆,尤其是上楼的男生,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裙摆,希望能够看到一丝春光。

下午没课,我直接回了出租屋,还是家里舒服,罗阳好几次都要到我家里来,我都拒绝了,没有为什么,我不想自己的私密花园被别人侵入。

恶魔,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这两个字,而下面却突然涌出一阵暖流,好像是刚才在罗阳宿舍后的残留!我有点魂不守舍,复杂的心情让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心跳在加速,房间静的能让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岩和我现在的关系很微妙,没有说分手,也没有说和好,只不过他去了国外,而我留在国内上大学,他会偶尔给我打电话或者在网上聊聊天,我并没有因为岩的冷淡而伤心,因为我并不爱他,一开始和他在一起原本就是为了「他」。

这种男人最狡猾,虽然不相信,但还抱着真实的幻想,既把想法说出来,还要夸一下照片里的你漂亮,让女孩觉得开心。

镜子前的我披散着长发,穿着宽松的上衣,露出洁白的大腿,转过身背对着镜子,缓缓弯下腰,转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莫名的悸动,微微翘起pp,紧绷着包裹着,有点丰满也有点骨感,而蜜源由于这个要求,微微湿润,刚穿上的也已经微微感觉有潮湿。

「你身材真好,不过你的说实话有点普通了,你看这漂亮吗,你有吗?」大山过了一会给我发来一张图片,图片上是一个穿着丁字裤的金发女郎,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丁字裤,这个女人让我觉得很,仿佛一下子自己就变成了她,妖娆,,。

其实我不止一次在逛街时想要买几条这样的丁字裤,但因为自己年纪小,根本不敢逛这种内衣店,有点害怕别人的眼光,没有实现。

「你是不是要约我见面啊?要见面就见面呗,还非得找这么个理由!」我岔开话题,我想要,但我没有说。

说话的是学生会主席张进,此时酒席已经进行了一半,他已经有点醉了,而我也无奈的喝了两瓶啤酒下去。

呵呵,我要是解决不了,你就得找邱院长了,邱院长,你得多照顾照顾这些新来的同学啊!」说这个话的是,而邱院长是我们学院的院长!而今天所谓的学校领导和学生会聚餐也仅限于我们四个人。

「欧阳,不要扫邱院长的兴,明天上午不用去上课了,我帮你给你们辅导员打招呼!」笑呵呵的对我说。

当张进和离开之后,偌大的ktv只剩下我和邱院长两个人时,我立刻明白了他们的目的,尤其是邱院长把手放到我大腿上的时候。

「我喝多了?你说我喝多了?我是说真的,婉儿,你太漂亮了,我真的很喜欢你」邱院长说完一用力就将我推倒在沙发上,手顺势就伸进了我的裙底。

他努力的把手塞进我的裙底,手指隔着开始撩拨我的蜜豆,我能感受到他的手指已经潮湿了,而麻痒的感觉差点让我就默许了。

我突然大声喊了起来,而邱院长突然像弹簧一样从我的身上迅速坐了起来,整了整衣服,而我在这一霎那,起身逃离了ktv。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jtool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