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 弄湿了整个床单

大踏步走在阴暗潮湿的廊道中,腐臭的气味扑面而来,让我直皱眉头,在我这一生的战斗史中,虽然经历过比这恶劣百倍的环境,但这股的味道始终是令人不快。

左手的盾牌轻松的挡住了一记标刺,持枪的黑暗罗格受到力量反震,踉跄后退,另外三个黑暗罗格却迅速结成了攻击阵势,三支长枪从三个刁钻的角度向我刺来。

我仰天一声长笑,一个扑步抢进,间不容发之际躲开了两旁刺来的长枪,右手的战斧向上一撩便格开了当面的一枪,顺势向前猛力一挥,「噗哧」一声,硬生生将面前的黑暗罗格劈成了两半。

「喀哧、喀哧」两声怪响,厚重锋利的斧刃似乎毫无阻碍的掠过两个黑暗罗格的身体,将它们活生生砍成了两截。

转眼间已经与那个黑暗罗格再次正面相对,不同的是此时我与它近在咫尺,它的长枪对我再没有半点威胁。

看着它那血肉模糊的脸上隐隐显出的茫然表情,我对着它咧嘴一笑,左手的盾牌毫不留情的向着面前的丑脸拍去。

一声闷响,隐隐夹杂着骨骼碎裂的声音,最后的这个黑暗罗格总算完整的飞了出去,可惜当它撞到壁上再弹落下来时,还是变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

多年来经历无数次战斗锻炼出来的坚硬肌肤,决不是刚才那匆匆刺出,并且失了准头的一枪可以伤害得了的。

」我暗暗对自己说道,不记得已经到了塔楼的第几层,但是刚刚干掉的几个黑暗罗格力量明显要比以前遇上的强得多,应该是女伯爵的亲卫了。

我只是喜欢战斗,而且听说在女伯爵藏身的地方有不少的财宝和魔法装备,这些对于我这个冒险者来说可是十分有吸引力的。

再走了一段路,眼前又出现了一个暗门,那是通往另一层的入口,我将盾牌斜举在身前,向着入口走了过去。

我手中的大斧随意的向周围砍出,一声声惨叫响起,不知道有多少个小恶魔被我砍飞,可是包围着我的人数丝毫不见减少,眼前依然是密密麻麻的恶魔群。

每一群小恶魔都有一个恶魔巫师带领,这个巫师一般不会加入战斗,而是躲在远处不断的将被杀死的小恶魔复活。

丰胸隆臀,细腰长腿,再加上一张妖艳的脸庞,与那些满脸血肉模糊的黑暗罗格不同,这女人竟是出乎意料的漂亮。

想不到在这个地方竟会见到这么一个美女,我微微一愣,随即想起适才那气势逼人的一击,不由心中一凛。

「身手不错啊,」这美女慢慢挥动着手中的小斧,上面还带着血迹,「能够进入这遗忘之塔,直入我的居所,果然不是普通人物。

雷鸣般的吼声由我的口中发出,女伯爵的笑容转化成惊恐之色,不自觉地向后退开,我已经对着她冲了上去。

一对圆滑饱满的乳房在盔甲的束缚下仍然显得高挺,这一解开束缚更是不得了,随着她身体的挣动在胸前颤巍巍的直晃荡,两颗紫红色的乳头接触到室内阴湿的空气,微微的硬起。

面对如此巨大的威胁,这女魔头终于向我发出软弱的哀求,可惜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这都是她自找的。

没有几下,棒身上已经沾上了鲜红的血迹,随着粗大的棒身抽出,女伯爵内的阴肉被卷带翻出,一丝丝鲜血滴落在石室的地上……

手臂与大腿都呈现出不自然的扭曲,大大分开的大腿间,一个不合比例的开着,粘稠的鲜血犹自源源不断的向外涌出。

没有关系了,已经消灭了女伯爵,再在她这里搜索一番后就可以用回程卷轴返回营地,阿卡拉自然会帮我把身上的伤治好。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jtool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