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老外多p的经历 肉捧好大好长好硬好爽

而新的社会制度却已经与现在不同了!为了让国家更稳定发展,阶级制度兴起了!这个制度将社会中的「人」分成许多种,有政府机关人员的新贵族、皇族、平民、奴隶、家畜等。

但为了挽救仍然有心改过的罪犯,特别设定了一条新的法律,如果饲主(主人)同意,可以让奴隶或家畜恢复为平民的身份,不过手续过程繁杂,且办的人少之又少。

而为了稳定社会,通常犯罪采连坐法,家族中如果有一人犯下,那就极有可能整个家族均贬为奴隶或家畜,并分发到各家庭中服役。

而附带一提的是,道德观念随着时代进步,不少女孩宁愿犯法来成为家畜,造成社会的动荡不安,当时政府特别修改宪法来放宽人民自愿转变自己身份的相关法令,让许多年轻的女孩转变成家畜并蔚为风潮。

道德的沦丧,成为这个国家最好的代名词,各种奇怪的规定使这个时代的女人变的更加,这篇文章将彻底的写出来。

但是更让人所注目的是上原义雄有两名女儿刚从剑桥大学与哈佛大学回国的高阶知识份子,现在都在国立东大与法学院担任教授。

逮捕当天晚上约十二点后,在已经改革过后的司法制度下法院已经迅速宣判,并不得上诉!其中上原义雄处死刑,其两名子女判贬为家畜,其余家人亲戚,财产全部充公,贬为奴隶,并分发到各家庭。

上原外交官的两个女儿一名为上原轻,二十五岁,一名为上原彩二十六岁,均美丽且有气质,现在被贬为家畜恐怕下场凄凉,家畜的生活可比妓女还不如。

「看到没有?妳们可红了!一千多万人要你们到他们家里去服务啊!」说话的是狱长,长门卫司先生,平时与上原义雄认识,总是一付奉承的样子,现在上原家落难了!他倒落井下石,十足小人一个。

「家大业大的上原家终于败了!两个年轻又漂亮的女儿又沦为家畜,真是可怜啊!」一旁的长门仍然说着一些冷言冷语。

「既然法院都已经判决我们姐妹为家畜,这也无法改变,长门先生请你告诉我们这样的身份将维持多久?」说话的是二女儿上原彩。

「废话就别说了吧!等一下就会有女警过来帮你们换掉身上的衣物,我要先离开了!也许你们会被我抽中哦!到时候……哈!哈!哈!」小人般的脸孔在此时表露无疑。

轻与彩,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好意思服,几名女警拿出,将上原轻与上原彩的双在铁架上,并拿出剪刀将上原轻与彩的衣服全部剪光。

「啊!啊!不要啊!救命!不要,我不要这样子!姐救我!」上原彩吼着不久后姐妹俩被脱个精光,只见两名身材相当好的女子赤裸裸的站在一堆女人面前,双手不时掩盖自己身上的重要部位。

「现在趴下!」女警说道:「现在由本市法官为公证人,本警官为督导人,由法官大人正式下达转变身份的命令,并由法官大人出式最高法院公文,以兹证明,两位,现在你们的身份为阶级中最低下的家畜,由我来公布家畜身份的规定,两位听好了!」

三、家畜之身份变更须由主人同意,但必须缴交国家货币金额两千五百万元整方可调整(上)一级,以上为家畜身份的基本规定,详细规定可以参考「国家家畜基本规定」里面都有规定。

「你们算是运气不错的!水川老师我认识她,她是个好老师,也许可以少吃点苦头,但要听从你们主人的命令,知道吗?」女警说:「至于木村医师的话,我就不太知道了!我也不认识她!」

「至于你们的家人……你们的阿姨,四十岁,青田水玲,原本为华人银行的分行襄理,现在已经被判为妓女奴隶,终身得在妓女户中服务,而且不得转换身份……所以你们的运气都还算好的!」

「那…其他人呢?可以告诉我们其他人都怎么了吗?」上原轻着急的问着「好吧!反正告诉你们也无所谓了!首先妳的表姐,因为银行户头里有敌国情资人员的汇款,明显的为爸的人头帐户,审查后,你表姐也已经承认了!法官念在她还年轻,判决她四肢除去,终身为,已经送往前线安置了!」

「还没完呢!你的二表姐,因为事前完全都不知情,加上主动配合检方侦办此案,法官只轻判她在妓女户中免费服务十年后,再服十年的奴隶役就可恢复平民身份了!真是幸运的女孩!」

「至于你的表弟,则被判变性刑,待手术完成后将到妓女户服二十年的役期,他算是最惨了!失去男人的身份还要被玩弄个几十年。

「最后是你在医学院执教鞭的婶婶,则被重判了终身家畜役期,一辈子都只能当奴隶犬了!并且不得转换身份,而饲养妳婶婶的刚刚好是她在医学院的同事。

高九十公分,长九十公分,宽也是九十公分的正方型铁笼,是这两位家畜女暂时的栖息之所,此时的上原轻与上原彩,已经是赤裸裸的被关在铁笼里,并运上市立法院的小货车上,经市区最热闹的街道上游街,以警告其他想出家的人,下场就是如此,不但失去人的身份还得在这段路上让路人吐口水,丢垃圾。

通常当运到目的时,家畜女也都已经认清自己的身份了!!不再是以前的千金小姐或是大老板,只是一只家畜而已。

水川菊,身高不高,但穿着素雅的套装与平底步鞋,走到铁笼前,看到已经全身狼狈上原轻,满身脏乱与不堪。

「没错!但你要答应我在这接下来的十年都不可以踏出这个大门,让其他人知道的话,事情暴光……对你我都没好处的,十年后等我筹到两千五百万,就帮你恢复身分。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下贱的母狗!我就是要像你一样在外国的高材生最后在低贱的妓女户中渡過妳的下半辈子,知道吗?」激动的木村医生用几乎吼叫的说着!

为什么木村医师会这么的痛恨上原家呢?其实与十年前的一场恩怨有关,当时还是外交部小官员的上原义雄,对着在非洲遇上急难的木村森雅,也就是木村铃子的女儿见死不救,导致她女儿不幸在非洲过世,痛失爱女的木村铃子,早已经对上原家恨之入骨了!这次刚刚好被木村医师给抓住了机会来报复。

被套上不锈钢项圈的前法学院教授上原彩,被带到了木村医师所经营的地下妓女户来,房间里很脏乱,简直不是人待的,男人完事后的腥味充斥着整间房间而房间里尽是一间间的铁笼,铁笼里有着特制的铁架,让被送来的女人可以都被锁在铁架上,任进来的客人对她们进行交易,其下场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啊……」上原彩的感觉到被摸了……他的双手迅速的捏着上的肉,甚至开始往私密处摸去……

「不要啊……求求你了!」上原彩嘶叫着但嘶叫、挣扎似乎也没有用,上原彩感觉到被扳开了……强硬的武器、男人的肉根、,就这样往上原彩的插了进去。

来会几次后,一边还对着上原彩的头发吐口水,还粗暴着抓着彩的乳房与头发不段搓揉,这让上原彩感到无比的羞耻,一星期前还在法学院里穿着漂亮的高级套装,对着台下近百名的法学院高材生高声大谈法治与建国的重要性,但一星期后却被关在地下妓女户中任男人侵犯著自己的身体,还是粉红色乳头的上原彩显示出没有几次性经验,但现在却被这个男人用手指搓着,乳头的高密度神经传来了令上原彩无法摆脱的刺激。

私密处与乳头的感观刺激不断着打击着上原彩的意志力,很快的!被摧毁了!上原彩了解到现在自己的身份已经不同……下半辈子都将在这里渡过了!

「是我……看清楚了!」男子走到前方让上原彩看个仔细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昔日在法学院的学生还是班上领导阶层的加贺同学……

「为什么……你知道吗?班上有多少同学恨透了你……动不动的骂着底下拼了老命念书的同学还威胁着要当掉很多很努力的同学,如今外面还要一票人等着要了……」

说完便将已经的保险套就这样抹在上原彩的脸上……悲惨的夜晚做为上原彩下半辈子的日子揭开序目。

当然!班上的七十位男同学中全部到齐了!一个也不少……全部都来了!就这样……第一晚就已经被自己班上的学生所侵入。

至于上原轻呢?在温暖的室内,虽然不是多好的床,但却也是挺不错的……两姐妹的不同命运也展开了!

「木村!不!是主人……我求您了……不要再让我继续待在这里了!好吗?我求您了!我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您的恩情。

」彩不断的求饶着!此时的上原家二千金已经完全的丧失了人格!成了完全的家畜,这一点是上原彩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你再说些什么废话!妳做牛做马这是你本来的命运!妳下践本该如此……竟然还有脸拿这个来跟我讨价还价?」

「如果妳还敢拿什么做牛做马来讨价还价……我会用更激烈的手段来处理妳的问题!包括如同你的大表姐一样,将妳的四肢除去,再丢到这里让更多的男人来折磨妳!」

「不!我尊贵的主人!奴愿意待在这里了!这里就是奴的天堂,请您不要将我的手脚除去!我是个下贱的奴隶!这是奴应得的!」深怕自己变与自己大表姐一样下场的上原彩很快的就妥协了。

每天都被男人干着,这不是很爽吗?像你们这种从小就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千金小姐,一定没有被这么多的男人干着,你那淫秽的应该也很舒服吧?」木村冷笑着「是!很舒服……谢谢主人能让奴在这里服务!」

「但我告诉你现在先让你舒服着过,我刚刚说的四肢除去的手术,妳一样要做……反正妳已经是家畜了,还要手跟脚干嘛呢?」说完的木村笑着离开了,留下一脸呆滞的彩「不……主人!不要……」上原彩用更大声的嘶叫声发泄着。

每天都在做性服务的上原彩已经渡过了两个星期的时间了!每天早上就会被大汉架到铁架上开始一天的性服务,上原彩已经很久不知道穿衣服的感觉了!

「彩,我带来了妳认识的人!希望你能感到我对你还是很宽容的!」木村再度出现几个彪形大汉抬了一个四方型的「」,而这个「」正是自己被判除去四肢的表姐——米仓麻纪。

「我可是花了不少钱才从国防部中把她给买回来!目的就是要让妳们表姐妹有个伴,同时我还能打广告,表姐妹一起服务的妓女户,大概全国就只有我这里了!」木村继续说着:「说说我们这位米仓小姐以前的丰功伟业吧!」

米仓麻纪,二十八岁,前外商银行总经理特助,还是该公司的女网选手,二十五岁那年还参加过国内外商公司选美比赛,获得第二名,是一位相当优秀且身材、美貌集于一身的美丽女子。

彩仔细看了看这现在躺在地上的这个人,简直认不出来她就是一个月前还在网球场上奔跑的美丽表姐,现在的麻纪,躺在地上,一双手臂都被去除,双腿也是,连要起身也要别人帮忙。

此时,客人又进来了!一听是表姐妹一起服务,就大大的兴奋起来,打起手机呼朋引伴,一场派对就此展开。

麻纪表姐躺在床上帮着这位客人的表弟,下半身还插着另一个男人的肉根而在铁架上的彩,也被一对兄弟来干着,表姐妹第一次在同样地方着,麻纪与彩都是一样的羞愧,尤其看着麻纪的阴部正对着自己,被其他男人的肉根来着,而那个在几分钟前还在麻纪表姐的中的,转眼间又到了彩自己的嘴巴里。

在渡过这一夜刺激的夜晚后,这对表姐妹被安排在同一间寝室里,或许该说是故意安排的吧!为了帮远道而来的麻纪接风,木村医师送了麻纪一样礼物,同时也是两姐妹更加羞耻、痛苦与恶心的开始。

「导尿管」插进了麻纪的尿道中,管的另一端有个集尿袋,而集尿袋的另一端又接了另一条软管,这条管的一头就是接到彩的嘴巴来的。

而睡在上铺的麻纪,很容易就有尿液送到下铺的彩嘴中,此时的彩嘴巴已经都是自己表姐的尿液了,但为了不让自己被尿液呛到,彩拼命的咽下麻纪表姐的尿液,而彩已经成为了自己表姐的人工厕所了。

在上原家家族中,几乎全都被连坐贬为家畜与奴隶了,但唯独有一人幸免,就是上原义雄的哥哥,上原哲野。

有人甚至传言上原哲野就是告发自己弟弟的告密者,但这或许只是其中一样原因而已,真正的原因为在圈中已经打混几十年的上原哲野,传言本将被召入内阁担任重要的大臣,而上原义雄深知自己哥哥的贪污证据与写着真正数字的神秘帐本,原本将会送到法务部中,但却被上原哲野先抢一步,以叛乱、通敌的罪名起诉,并处死。

另一个原因为,上原哲野虽为上原轻与上原彩的叔叔,但却的迷恋这两姐妹美丽的身驱,有好几次都对着彩上下其手,却没有得逞,现在,他可以堂而皇之的占有彩的身体了,而这也是他的心愿之一。

「我正含着叔叔的,但我却有兴奋的感觉,这是为什么呢?我正被叔叔干着,我赤裸裸的身体被叔叔给看光了!还是这就是我来到这世上的使命?就是先享尽人间福份再沦为家畜奴隶,连自己的亲生叔叔也可以干着自己的身体。

彩感觉到似乎有不一样的反应,射了!叔叔里男人的精华带着不一样的腥味射进了彩的嘴巴里,彩反应很快,吞下了叔叔上原哲野的精子。

这一段时间里,这间由木村医师来经营的地下妓女户,人潮络绎不绝,包括班上的加贺同学与其他的班上同学、学校的校长、教务主任、学务主任,甚至还有女教师也来了!说只是为了要看看这位名门出身的千金小姐的究竟是长怎么样的。

而最夸张的还有自己的堂哥,也就是叔叔的儿子也来过了!当天晚上还干了彩三次,三次都射在里,还说下次一定要再来,当然!彩的表姐麻纪也被干过了!至恶人真不敢相信竟然是自己的堂哥。

长门卫司,狱长,以前与上原义雄交好,且还鞠躬哈腰的一再说些奉承的话,但上原家落难了,俗话说:「墙倒众人推,树倒糊孙虽散!」在此时真的一点也不为过了!

「早說妳会落入我的手中的嘛!」长门卫司冷笑着彩仍旧被绑在架子上,洁白的让长门卫司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脱下裤子露出了坚挺但不持久的,迅雷不及掩耳的插入了中。

「上原小姐,上原先生生前对我也不错!很是照顾,今天上原家落难了!我只有这样才能报答上原先生的恩情啊!」长门卫司说着简直让人听不下去胡说八道的假道理。

才不过短短的几个月,上原彩与麻纪就已经被上万个人玩过,过去的高贵身份早已经不复存在,上原彩真正的成为了妓女户中的家畜妓女。

「家畜委员会?抽检?」水川小姐说着后天,家畜委员会的委员就会到水川家来检查上原轻执行家畜任务……

水川从箱子里拿出了脚镣来让上原轻自己戴着,上原轻拿着就往自己的脚戴上,脚镣上的锁也很顺手的戴上了!因为戴上了脚镣做起家事来特别不容易,这一段时间以来上原轻帮着水川家打理一切,高学历的轻还帮着水川老师处理了不少学校的业务。

不只是脚镣,其实家畜的标准装备还有特制的铁项圈,这上原轻也都戴上了!还脱下了身上的衣物,就蹲在玄关等着。

「水川姐,我这只是在复习那天家畜委员会来检查时我应该做的事而已,您就先让我先熟悉一下我本来就应该要过的生活吧!」

第二天的中午,家畜委员会的委员山本堪一郎先生与助手麻美小姐已经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而上原轻则是蹲坐在水川老师的旁边。

「请问上原轻在府上执行家畜役期的行为是否符合您的需要呢?」山本先生一边问着一边拿着笔准备要纪录。

「如果执行成效良好的话,您愿意让您的家畜升等为奴隶吗?」麻美小姐接着问一旁的山本先生,手上的笔不断的记录着,未见有停下的样子。

「水川老师,可以允许我继续锁着吗?这是我的身份应该要有的东西!」轻的回答真的让水川老师吓了一跳,但也不意外,因为在这么长的时间下,上原轻早已经将之前高贵的教授身份给淡忘了!真正的接受了自己生为家畜的身份。

锁在架子上的上原彩被松了下来,但脖子上锁的铁制项圈仍然戴着,项圈上的绳子被握在主人木村医师的手上。

「是的,主人!」但彩的直觉并没有让她站起来行走,而是用四肢着地的方式在地上爬着,就像真的狗一样。

「哈哈哈……不愧是高学历的教授啊!简直是当狗的料……让你当女人真是可惜,你下辈子应该当一只真正的母狗啊……让所有的公狗上你才对」木村医师说着。

彩一路爬出了大门……向着附近的公园前进,一路上有不少的路人对着彩指指点点,但对于一个早已经是残花败柳的彩来说,这样的羞辱已经习惯了!

「当然啊……请吧!」木村医师答应了草加太太草加太太蹲了下来……摸了摸彩的双乳与乳头,又摸了一下彩的与。

「照顾的不错哦……比起我们家的那只啊……好的太多了!咦?她不是国内有名的上原家的千金吗?」草加太太好像认了出来。

「是啊……就是我自己的女儿啦!她就当不惯人的生活……几个月前自己要求要当家里的家畜啊!」草加太太说着。

「哦……那真是太好了!这年头愿意放弃人的身份当家畜的女孩可以说是越来越多了!」木村医师继续说着。

「对啊!我也不了解现在的女孩在想些什么啊!也许有一天我也会考虑看看当看看狗的滋味是什么样的哦……」草加太太说着说着就笑了出来!

「不,你没有认出来吗?这是我的女儿如惠啊!她跟草加太太的女儿是高中同学她们就相约一起去登记放弃人身份转变为家畜的啊?!」林先生回答。

「这是如惠小姐?」草加太太简直看不出来,眼前的这只家畜……皮肤光滑,漂亮的长发被绑成包头盘在后脑,的还插着狗尾巴,不同的是如惠穿了鼻环,而林先生牵的绳子就是绑在鼻环上的!而四肢更是用绷带绑住手掌与脚掌,让手脚掌都失去功能,而成为真正的母狗。

如惠爬了过来……像一只真母狗一样闻一闻彩的味道后,便爬到附近用舌头舔了舔彩的与,然后还到旁边的电线杆上张开了双脚在旁边尿尿。

「如惠真的是太乖巧了!竟然愿意成为家畜,这年头这样的女孩可是越来越多喽!」木村医师说着几句闲聊后,继续往公园走去,不对!是爬去才对……公园里人潮如织……到处都挤满了人……但人人都牵着自己的家畜。

眼前这位是大学的校长,四十五岁的长盘女士,她的家畜却是几个月前另一所大学的校长,前某大学校长因为收受回扣,遭到判刑成为家畜,几经转手后来到长盘女士的手中,实在想不到,这两个女人一年前还在世界大学会议中一起开过会……如今其中一个却沦为另一人的家畜,人生真的充满了许多转变。

而社会制度的转变与道德的转换,让许多年轻女孩宁愿放弃高贵的而成为低贱的家畜,这就是这个世代女孩的想法。

例如刚刚林先生的女儿,原本是学校的高材生,甚至是打算跳级到大学而成为前途一片光明的大学生,但却也体认到自己在家中的重要性而选择成为自己父母的家畜,为自己的父母来服侍,以尽孝道。

而成为家畜后,就连自己的父亲甚至是母亲都可以任意的对自己的女儿甚至买卖自己的女儿给别的饲主。

「好久不见啊……木村医师」打招呼的是医院里的长吉川小姐,当然了!她也牵着一只家畜,而家畜看起来却十分眼熟,好像在那里见过?

「木村医师您怎么忘了……她就是去年在医院里一时大意未能遵守医院的规定而被法办的角川,而下场就是被判为家畜并回到自己工作的医院来为长来当家畜,有时还得在大厅接受每个人的要求,为的是为自己赎罪与服务。

而饲主就是自己的儿子或是丈夫,也有母亲是家畜或是奴隶而女儿是饲主的,这些年由于观念的改变让这些现象不断在社会中上演着。

像是母女档的木下智子与曾经是她的母亲现在是她的家畜的真理,母亲全身赤裸的被女儿牵着上街到处去,而喜欢的人甚至可以在大街上就与真理了!而且在女儿面前。

几个年轻女孩穿着时髦,高跟鞋与短裙,低胸的衣服展示出年轻女孩的好身材,而她们正乐烈的讨论著,而一旁的彩也听到了她们之间的对话……

「哦……这也很简单啊,如果在区公所办理完成的话会有人直接带您到区公所的家畜中心,里面有家畜专用的铁笼,您必须先在里面待一小时,做完抽血检查与配戴脚镣等装备,待到您的父母亲来到区公所办理承认家畜的手续后,您的身份就将成为家畜了,而那个时候您就必须放弃与站立走路的权利,要像旁边的家畜一样用爬行的方式回家了!」玲美小姐继续回答着。

「如果在这里的话,将会缩短许多的等带时间哦!办理登记后,也是一样的抽血检查,然后就可以直接转换身份,不同的是您将马上成为家畜,必须即刻转换身份!不必等到父母亲来到现场。

「当然有啊!一小时前就有个女孩直接办理转换身份……转换后在十分钟内马上就是家畜了!而她所登记的饲主就是自己的姐姐!她的姐姐知道后还很高兴的到现场牵了自己的家畜回家去呢!」玲美小姐回答着。

「那您是要先签定五年约还是二十年约还是终身约呢?大部分都是先建议签定五年月哦……因为怕家畜适应不过来!所以都会建议先签短期的!」玲美小姐说着。

「好……那麻烦您在做表格的做下方两个与第二张的第一格签名就可以了!」玲美小姐将文件交给了大冢小姐。

「恭喜您了……身份已经转换完成了!请大冢小姐您将衣服都给脱下来吧!家畜是没有资格穿衣服的哦!」玲美小姐说着……但是已经成为命令了,对大冢来说。

「来这是区公所配给的装备!让我替你戴上吧!」玲美小姐拿出的不锈钢的项圈与脚镣喀喳两声便锁上了……大冢在朋友与很多人面前完成了转换为家畜的手续而成为性畜(家畜)

「大冢课长,这可是您自己选择的……像你这样的贱女人,现在的身份只是家畜!哈哈哈……」C女说完便往大冢的摸去……还用高跟鞋的鞋跟插入了,而这样的动作马上让大冢娇喘连连。

「啊……是的……我是低贱的母狗请这位高贵的女士处罚我吧!」大冢说着不到几分钟后,大冢的弟弟,不!应该是饲主才对……赶到了现场将家畜给带了回去。

「好的那就完成了……」玲美小姐拿出了跟刚刚一样的家畜装备帮B女戴上,当然B女已经是全身赤裸的了!

「您第一个服务的地点就在您原本的公司的男厕里,为期是十年,您满幸运的哦……十年后才会更换地点哦!」玲美小姐说着。

「是的!身为家畜实在太荣幸了!」一旁的区公所工作人员牵了B女往公司的方向走去……当然「走」去指的是工作人员,B女当然是用爬行的。

「唉呦!木村医师,是什么风把您吹来的?」出来开门的是一位年约四十出头的,她的穿着真的让人眼睛一亮,一派优雅展现出气质,粉红色的长裙搭配一双居家的拖鞋,虽然优闲但仍有高贵。

「池田太太,其实我这次来主要是看看您女儿「适应」的如何啊?」木村医师说「哦!我也满意外的,本来该是音乐学院的预备老师的,没想到却自愿要走这条路」池田太太摇着头说着。

「哦……你瞧我,光让您站在门口,快进来吧!进来看不就知道美美适应的如何了啊!」池田太太拉起木村医师的手往玄关走去,彩也跟着爬了进去。

「自从美美去登记转换身份之后,现在整天都在替家里服务啊!因为她已经不是我的女儿了,所以我就让她替我老公来服务。

「是的,主人!」厕所里传来稚嫩的声音厕所那边爬出了一个身影,是美美,头发被盘成包头,脖子上的红色项圈与完美的乳房随着美美在地上爬行而晃动着。

」池田太太继续说着美美爬了过来,先是舔了舔木村医师的脚后在脚上亲了一下然后就爬了过来在彩的四周闻了闻后亲了一下彩的。

「我刚刚上完了厕所,把那里舔干净吧!」池田太太刚刚对着自己的女儿也是家畜的美美下达了舔自己的命令,这对彩来说是闻所未闻的……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其实你刚刚看到我们家变成这样,这是很正常的,美美也很能转变心情来适应,当她看到她的房间都被清掉,自己只能睡在储藏室的狗屋里时,她只有哭了五分钟,接下来就很平静了。

「对啊,上次你们还见过一次面嘛!后来她成了她女儿的家畜,现在还被她女儿牵着到处让人家干呢!而且我们家的厕所平均每一个月都会让我姐姐来清理呢!说到这里就有件好玩的事,我上次尿在我姐姐的嘴里时,她还说喝到妹妹的圣水让她兴奋的不得了呢!」池田太太简直是滔滔不绝的要继续说下去。

「是啊是啊……」木村医师也附和着十分钟后,彩与木村医师才走出了门口,看到这样的一家人一样是那么的幸福快乐,实在让木村医师羡慕不已,一想到自己的女儿死在非洲,从此天人永隔这就让木村医师很难过。

一路上要回家的路上又经过了刚刚的公园,彩发现那个登记转换身份的摊位竟然已经排了大批的年轻女孩正在准备登记,放弃自己「人」的身份选择成为低贱的家畜,这一点是上原彩在被判刑之前所完全不知道的「平民生活」。

事实上,在上原家未遭灾时,上原家一直是处于「贵族」式的家族生活方式,而一般民众的生活,这一点上原家是一点也不了解的,如今,身为家畜的上原彩已经了解透彻。

彩不禁想到在自己高中二年级的那一年,就已经有印象,家畜委员会的人到学校宣传成为家畜的好处,当时班上的同学已经有不少已经去办理而离开学校展开新生活,但自己却朝着法学院这条路来走,只是没想到绕了一大圈还是到了原点。

在美国的留学期间甚至还听到了高中时的导师也成为了家畜,被饲养在自己之前任教的学校里,供学校的学生前去使用,而像这样的消息却也不断出现在自己的生活圈中。

六、家畜清洁队木村医师牵着彩继续往下一个朋友家去,但来到的却是市中心的一栋商业大楼前,一路上路人的指指点点已经让彩羞愧的不行了!而现在还要进入这栋商业大楼里。

电梯来到30楼的地方,这是一间跨国的商业集团,从二十到三十五楼都是这间公司的,当然位于三十楼的地方大都是高阶的主管了!

一到三十楼映入眼帘的是高达千坪的宽敞办公室,一路望去约有上百名上班族正在办公,有男有女,男人个个都是西装领带,女人也都是高级的套装,对于已经很久没有穿衣服的彩来说,衣服在身上的感觉早已经忘记,更不用说是高级套装了!

到了最后方一间独立的办公室前,门上面挂着一块「总经理室」,木村医师连敲门都没有就直接开门进去。

「各位……请安静!」用着扩音器喊话的是高岛小姐的秘书李小姐,因为高岛贵为总经理,在公司里是二人之下千人之上,大家对高岛总经理都是又爱又怕的!一旦高层有什么重大宣布都会用公司里的内部网路公告……而一旦是相当重大的人事宣布时,就会用扩音器来说明。

所有的男性职都走了过来,正准备要来一场以下犯上的游戏,平时高高在上的总经理现在成了比母狗还要低贱的家畜,这样的好机会怎么能够放过呢?而女性职员也没有放过机会,刚刚还在旁边服侍的秘书也走了过来,脱下了她的与卫生棉,卫生棉上还带有经血,可以说是非常的恶心,秘书就这样塞进了高岛的嘴巴里。

看着高岛小姐和自己一样被木村医师牵着走出这间办公室,一路往市公所前去,准备办理身份转变的手续。

一路上引来不少路人的眼光,而高岛小姐却似乎不怎么在呼,反而很兴奋的样子,连身体都不断的在发抖着,她的私密处也不断的流出的,让一路上许多的男人垂涎三尺,恨不得一口将高岛给吞下去,尤其高岛的高学历所带来的高贵、气质是旁边的彩所无法比的上的,因为彩已经适应这样的生活了!早就已经是家畜了!这一点也是彩所不能比拟的。

「是的!办理转换身份后,将进入这个小组,每天的工作是由我们的一位组长带着三到五只家畜,挨家挨户的为住户清洁排泄物,当做人工厕所!」

「哦……是很辛苦没错!但是很有意义的!像我妹妹与我母亲就已经办理成为家畜清洁小组了!这一点让我这个民事课的课长觉得很光荣呢!让我添了不少面子。

「那请问高岛小姐,嗯!这是我最后一次用小姐的称呼来叫您了!请问高岛小姐,您之前的工作是什么呢?」吉田小姐边问边敲着键盘。

「好的!请跟着我们的到后面抽血检查后,就可以进入家畜清洁队了哦!」吉田小姐继续说着后面走来一位穿着套装的小姐接过木村医师手上的狗绳,把高岛小姐牵走。

「哦……请高岛小姐的朋友可以自行离开了!现在就交给我们就可以了!」吉田小姐说着彩再度被牵着往打门走去,看着被牵走的高岛,彩心中有着无限感觉,但却带了一点点的羡慕,这一点羡慕的心慢慢在自己的脑海里慢慢的扩大。

「女囚家畜是个全新的方案,适用于年收入超过一亿日元之女性,地位越是崇高越是适合!」电视上正传来谈话性节目正在讨论这项全新流行的趋势。

轻很惊讶这个世界已经变的如此的荒谬,女孩们正疯狂的放弃自己生为人的权利去成为家畜,这一点是上原轻仍然不能了解的。

「成为女囚家畜后会有怎样的生活呢?可以请陈监察人(女囚家畜事务部主任)说明一下吗?让想加入的女孩能够更了解这个方案。

「是的!里面有各种的牢房,供女囚们监禁,还有一座矿山让女囚们可以日夜的工作,这张照片就是女囚工作的工作服与装备,可以请导播特写一下吗?」说完镜头马上对着这张照片特写而照片里有个女孩约二十几岁,几乎是一丝不挂,但全身又是铁制的项圈与脚镣,而头发是乱七八糟的!看起来很辛苦的样子。

「哇!看起来真的很棒哦!如果您很有钱,家中有骄生贯养的千金欢迎送到这里哦!一定可以让令千金改头换面的。

而在市中心的另一端,若大的豪宅里一名女子舒服的躺在贵妃椅上也看着同样谈话性节目,而节目正播着女囚家畜的话题。

她正是上原轻在法学院时的学妹青木雅纪,而雅纪是拥有几千亿身家的千金小姐,从小就是父母亲的掌上明珠宝贝的不得了,更别谈吃任何苦了!法学院时期,她的父亲为了能够让她好好念书就在学院附近买下几千万的豪宅,让宝贝女儿能够住的安心。

平时的雅纪更是千万名车代步,生活过的是极为奢侈,现在!在雅纪的心中了不一样的想法,这个想法将会让雅纪脱胎换骨,完全成长。

雅纪亲自打了通电话(平时都是管家帮她联络所有的人),透过管道查到了女囚家畜委员会的电话然后还得到了住址。

「是的小姐……」管家藤森先生立刻帮雅纪小姐准备好下午三点整,一台价值千万的跑车停在市中心一栋高五十层的建筑物前,雅纪打开车门走下车进入这栋建筑物内。

「是……电梯上楼!」亲切的电梯小姐按了三十五的按键,但还是偷偷的喵着雅纪,因为她知道会到三十五楼的女孩都是干什么的!

「我已经满二十五岁了!在法律上我是可以自主的!这一点不需要我父亲的同意!」雅纪此时略带强硬的用词让田中有点快招架不住。

「轻刑的话,就是服一般劳役,中刑的话当然是再加重一点吧!重刑的话将会非常辛苦,至于死刑,虽然不会真的判死刑,但将会接受跟死刑犯一样的待遇,例如24小时重镣处置,不定时鞭打、充作内部的人肉厕所、等等……」田中小姐越说越起劲。

「这……好的!我马上为您办理」田中小姐接着起身离开接下来漫长二十分钟的等待让雅纪体内开始兴奋起来!

「青木小姐,已经办理好了!您马上可以进入女囚家畜的监狱中了!这是您的装备,让我来替您服务吧!」田中小姐帮雅纪脱下了外衣与内衣等等衣物,让雅纪生平第一次在陌生女子前赤裸身体。

「这是特制的重镣项圈,到您出狱前都不可以拿下来的!」套上了雅纪的脖子后,项圈上的锁立刻被锁上。

「这也是特制的脚镣与……由于您服的是死刑家畜的刑,所以这些东西到您出狱前都不会拿下来的!但我自己亲自送了一样贴心的礼物给您!」田中小姐说着。

「这是一双穿上后就得上锁的鞋子!您想想穿着高跟鞋在里面做苦劳役,那想必更加的刺激吧!」田中小姐继续说着。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jtool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