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粗大肉捧真爽 顶到花心了再深一点

一座深山里,一个年约十七岁的少女,身着一件水蓝色衣裙,头上扎了一方 水蓝色布巾,脸上脂粉未施,脸色白皙中隐约透出一抹苍白,双眸闪着慧黠的光 芒,灵巧可爱的模样十分讨人喜欢。

她和穿着粉红色衣裙、约十六岁的姑娘,约十八岁、着红色衣裙的冷漠女子, 各背着一个小竹篓,里面放满了药草。

十七岁的江采芙走在最后面,经过一处幽暗的洞穴时,她停了下来,侧耳倾 听,那双灵活的大眼蒙上疑惑。

她好像听见洞穴里有什么声音,看了看前面的大师姊和小师妹,见她们愈走 愈远,她迟疑了一下,转身走向洞穴。

进入洞穴一会儿,她眨了眨眼,适应里面的幽暗后,张大眼慢慢的走进去, 里面豁然开朗,她环顾四周。

采芙只看见那男人手臂上流了好多的血,根本没有察觉到男人脸上显得诡异 的平静神色,仿佛丝毫不受伤口影响。

她放下竹篓,翻找了一会儿,拿出一些药草,找了一块小石头将药草捣碎, 然后走到他身旁,握住他的手臂,将药草敷在伤口上。

采芙抬头,只见男人张开了双眼,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里弥漫着令人无法透 视的迷雾,冷冷的望着她。

这个俊美到几乎可以称为漂亮的男人,浑身散发一股优雅、沉静、安逸的气 息,仿佛是个脱俗出尘的仙人。

这个男人真的很美,深邃漂亮的狭长眼睛,卷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 的薄唇,白皙光滑的容颜,双颊还泛着晕红,衬着那头披泄在肩后的白发,竟让 他有一股令人移不开视线的成熟魅力。

见她傻愣的望着自己,白绍扬露出嘲讽的浅笑,只有如雾般的深亮黑眸显示 他的疏离,眉宇之间浮上一抹邪气,语气平淡的开口。

白绍扬望着眼前这个单纯的小姑娘蹲下身,在竹篓里翻找着,本来他对她还 有些许警戒,不过现在看来,她对他根本不构成威胁,因为她太单纯了,所有的 心思都在她的脸上表露无遗。

一个由荷叶包裹的圆形物凑到他眼前,接着一阵清新淡雅的荷花香味因她的 接近扑鼻而来,深吸一口气,轻易扰乱他平静的情绪。

白绍扬扬眉,看见她笑得毫无设防的灿烂笑颜,她长得既不漂亮也不美艳, 可是她的笑容却让他移不开视线,还有浑身散发的生命力,活跃得令他无法忽视。

「怎么了?不喜欢吗?可是我只有这个耶!要不,太阳下山前,我再拿东西 来给你吃,你现在先将就一下。

抬眼见他俊美的脸庞罩上一层令人无法看透的情绪,勾起一抹浅笑,令她不 设防的也对他咧开一抹笑。

他拿过她手上的梅子饭团,剥开荷叶,微皱眉头看着那颗毫不起眼的饭团, 咬了一口,梅子香味霎时在舌尖漫开,饭粒颗颗饱满,软硬适中,满足了他的味 蕾。

一个年约二十岁的少年,一身黑色劲装,额上绑了一条黑色丝巾,脸上一片 漠然,快速的闪身进来,蹲在火堆旁烤山鸡。

白绍扬清亮温和的双眸闪过诡谲的光芒,噙着浅笑,嗓音淡柔的开口,「因 为师父在她身上发现一件有趣的事。

白绍扬是名扬天下的神医,显少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行踪总是飘忽不定, 身边有一个名叫襄棋的徒弟。

襄棋武功不凡,医学造诣虽远远落后他的师父,却比一般大夫精湛,此趟前 来桂林,是受到松鹤村的松鹤山庄庄主所邀请。

白绍扬扬眉浅笑,慢条斯理的扯掉布巾,拨开手臂上的绿色药草,那如碗口 般大的伤口此刻平滑一片,仿佛没有受伤般的完好无缺。

没错,白绍扬被封为神医,可不是浪得虚名,他的身世十分神秘,没有人知 道他不但是一个百毒不侵的人,任何刀剑利器不论在他身上捅下多大的伤口,只 要一刻钟,伤口自然痊愈,毋需涂抹任何药物。

粉红衣裙,一张圆脸的柔依看见她走来,慌张的神色霎时松懈下来,连忙上 前拉住她的手臂,催促道:「怎么慢吞吞的?我们都快到药铺了,要不是我央求 大师姊回头来找你,你肯定被师父责骂。

采芙摸摸头发,心底闪过一阵慌乱,明亮的眼眸心虚的闪烁着,结巴的解释, 「刚才为了采药草,不小心掉了。

采芙吐吐粉舌,庆幸自己逃过被质问的可能性,大师姊很厉害,她真怕她继 续问下去,她一定会不小心讲出来。

三个人很快走进一处由竹篱笆围起来的太空地,空地上堆放了许多干柴,旁 边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药草。

「要不是看在她和采芙还有这么点用处,我早就将这两个笨手笨脚的丫头赶 出去了,哪容得了她们在这里浪费米粮?!」

江庆平十分嫌恶柔依和采芙,是觉得她们两个笨手笨脚之外,只会一点点医 理,深奥一点的,她们根本就无法领略。

江庆平之所以会对湘蓉这么客气、这么友善,最主要的原因是湘蓉的医术并 不比他差,她进步之神速,吸收医术的领悟力,让他感到心惊。

幸好他有预先防备,在她们年纪还小的时候,就让她们服毒,只要她们敢不 听话,他不给解药,她们就会很痛苦,生不如死。

江庆平从怀里拿出三颗白色药丸,他的大掌抚上她柔嫩的脸颊,「要不是这 里不方便,我还真想再尝尝你的滋味,美妙得令我一再回味啊!」

湘蓉撇开头,接过他手上的药,垂下眼掩饰眼底的厌恶之色,将一颗药丸塞 进嘴里,很快吞咽下去,其他两颗塞进腰际。

湘蓉冷冷的瞄他一眼,口气淡漠的说:「请不要打扰我配药,我想,你不想 失去松鹤山庄这笔大生意吧?」

湘蓉见他坐在一旁,眼里闪过愤懑之色,粉拳握紧,在心里发誓,她绝不会 再傻傻的上当,也不会再让这个禽兽不如的男人碰自己。

松鹤山庄庄主夫人一直生着重病,让江庆平看了几次始终没有起色,直到湘 蓉去看诊一次,却奇迹似的让庄主夫人的病情略有起色,这让一直处于劣势的她 终于有了反击的机会。

江庆平瞪她一眼,「多管闲事!」接着才不甘愿的命令她,「去把后院药房 里的药材搬出来整理,没有整理好,不准你吃饭。

他将满腔的愤恨都发泄在采芙身上,他本来打算吃饱后,要好好的疼惜湘蓉 的,她却来破坏他的好事。

不可能,采芙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所以她不可能替自己解围, 她想太多了,这个傻丫头不可能这么精明,她只能靠自己。

采芙就着火光很快来到白绍扬面前,只见他安逸的盘腿坐在地上,手上拿着 一本书,专心的阅读着,然后她望向他的手臂。

她将东西摆放好后,站起来,拿了药草,走近他,伸手欲碰他手臂上的布巾, 他却在这时将手臂往后缩,采芙诧异的抬首望着他。

采芙来到小竹篓前,弯腰想要提起竹篓时,一阵尖锐的痛楚从胸口传来,她 一手捂着胸口,急促的喘息着,整个人缩成一团。

一只手臂勾抱住她的腰肢,娇小柔软的躯体紧靠着一副结实的男性躯体,白 绍扬面无表情的俯望着她。

采芙小脸苍白,全身无力,星眸微合,忍着痛楚望着他,语气十分虚弱, 「你放我躺下来,等一下就好了,你不用担心。

」白绍扬笃定的断言,深邃的黑眸闪过讶异,「它比一般的蛊毒 更温和,因为它能在人的体内存活比较久的时间,我看至少有十年了吧?」

「你好厉害,我七岁那年被师父收养,他就在我体内植入这种蛊毒,有时候 痛到受不了,还必须喝血才能止痛,不过要是可以,我绝对不喝。

「没错,喝了血,会让这种温和的蛊转变习性,变得更强壮,有一天,它必 定会反噬寄生的,即使肉体死去,这种蛊也不会死掉,而是另找寄生体,很 可怕,没想到你师父竟然会这么做,太残忍了。

」采芙表情黯然,不解的说: 「可是我才吃下解药,照理说,三天后才会再发作,为什么现在就发作了?」

白绍扬转身走到角落,将自己的包袱打开,拿出一只青色瓷瓶,倒出一颗血 红色的药丸,再回到她面前,将药丸凑到她嘴边。

「反正我都中毒了,也不知道哪天会死掉,有什么关系?」采芙先是无精打 采的说,随即又露出一抹调皮的笑容。

对于情爱,他向来十分淡泊,就算有女人再大胆的求爱,也无法撼动他的心 房,他的眼里、心里,除了医术之外还是医术,其他事物都入不了他的眼。

白绍扬望着她嫣红的唇瓣,情不自禁的伸手轻抚,柔软温热的触感软化了他 的心,他清楚的感受到体内的骚动。

他略带薄茧的指腹抚在自己唇上,令她的心异常的加速跳动,采芙本来想问 他为什么这么做,却奇异的感觉到那颗药丸吃下去没多久,胸口的痛楚慢慢的减 轻,一股沁凉的舒畅感在体内散发,令她感到十分惊喜。

他伸出手一只手固定住她的后脑勺,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慢慢贴近她,温热的 气息吐在她的脸上,薄唇的触感在她的唇上蔓延,冰凉又火热的感觉侵袭着她。

他的吻狂热又霸道,席卷她唇内的每一处,令她的脑海一片昏然,她的手揪 着他的衣襟,失序的心跳令她不知所措,觉得空气变得好稀薄。

她慢慢的眯起眼,失措的表情有着令人怜惜的无助,几乎要令他舍不得放开 她,而想将她揉入自己的怀里。

他双手紧抱着她玲珑的娇躯,灵舌在她的唇上轻轻舔舐后,离开她的唇,眯 眼俯望她迷离无助的小脸,黑眸闪过一丝眷恋。

白绍扬凝视着她娇俏的小脸,双眸闪过难以察觉的热烈光芒,语气平淡的说: 「要是痛的时候,就吃一颗,你师父给你的解药不要再吃了,那只会缩短发作的 时间,并没有任何帮助。

「不是这样的,我舍不得的是大师姊和小师妹,既然你能解我身上的毒,那 你也能帮帮她们吗?」采芙想到的是柔依和大师姊,这十年来,虽然她和柔依的 感情最好,可是大师姊也暗中帮她们不少忙,才让她们不致遭到师父太多的责打。

所以她极力说服他,只要她们身上没有毒了,自然就不用受师父的控制,大 师姊就不会再被师父欺负。

虽然他在笑,可是采芙却觉得他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她急忙挥手否认, 「没有,我哪敢啊?我师父就是一个没有良心的郎中,我怎么敢教训你见死不救?」

这丫头还真有趣,嘴里说着不敢,眼里却有着控诉,还聪 明的说着反话,说她笨,她这时却显得机伶。

「喝?」采芙倒抽一口气,她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能见到名扬天下的白发神 医,听说他住在天山上,她常听到师父嘴里念着白发神医的名号,不过不是赞扬 他,而是誓言有一天一定要让白发神医臣服在他之下。

「你真的是白发神医?」采芙靠近他,上下打量着他,「没想到你这么年轻, 我还以为你是一个老公公咧!」

「所以你凭什么以为我救人不需要报酬?」白绍扬不理会她上下打量的目光, 以及贴近时自然散发的馨香,冷冷的问。

「我突然觉得你很有趣,你引起了我的兴趣,如果你能付出你自己,直到我 对你没兴趣的那天,那么我就救你。

「谁知道?!我们又不熟,你会对我提出这个要求,我还以为你也会对她们 这么要求啊!因为我大师姊真的长得很美艳、很漂亮嘛!」

他抬首,黑眸里闪着强烈的占有欲,露出温和的笑容,口气却十分清冷的说: 「这个烙痕是提醒你,不要忘了这个约定,虽然我不一定得要医治你,不过你答 应我的事,我可不容许你敷衍我,否则后果自行负责。

采芙望着眼前总是表里不一的男人,觉得这个男人很不简单,当初主动招惹 他,不知道是不是做错了?

「师父,我走了一趟松鹤山庄,庄主告诉我,他这趟要你来,不只是救庄主 夫人,还要你救救这里的百姓,他怀疑只要找过江庆平看病的人,身上总是会莫 名的出现一些从来没有过的病症,但是他不懂医术,又不能站出来指控他什么。

「还有,庄主夫人的病在江庆平的一个女医治下暂时得到控制,所以庄 主希望师父能早点去他那里。

」襄棋知道绮菲纠 缠师父好几年了,可是师父对她无意,绮菲心狠手辣又懂得武功,要是让她知道 师父身边有个女人,她肯定不会让对方好过。

天色灰蒙蒙,即将黎明之际,三道人影悄悄的打开药铺的大门,正想溜出去 时,一个低沉的嗓音大声喝阻。

柔依望着江庆平一脸凶恶,瑟缩的躲在采芙和湘蓉的背后,湘蓉冷着一张脸, 不动也不说话,采芙为了保护她们,跳出来承认。

江庆平不理她,迳自上前,反手用力各打了湘蓉和柔依一巴掌,「湘蓉,是 你对不对?是你出的主意吧?竟然敢反抗我!」

江庆平一叫,樱娘很快上前,她狠狠的打了采芙几巴掌,采芙只觉得整个人 一阵晕眩,几乎要站不住。

「江师父,既然她们这么不听话,我们哥俩看她们也长得不赖,不如就让我 们兄弟先好好的乐一乐,如何?」大宝那双小小的眼色迷迷的盯着采芙。

「少啰唆,既然你们这么不怕死,连毒物都控制不了你们,那我就让你尝尝 不听我的话的下场!还有,今天中午不让你们吃解药,看你们怎么熬过那种椎心 的痛楚。

这时,一个黑色身影飘然而至,动作快得让人看不清楚,只见几个粗壮的大 男人瞪大了眼,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采芙,你真的认识白发神医啊?」柔依到现在还不敢相信采芙有这么好运, 可以认识神医,也不敢相信她能有逃离可怕师父的掌握的一天。

「是真的,先前我不是说了吗?如果不是真的,我怎么敢叫你和大师姊跟我 一起走啊?!不过我倒是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徒弟呢!」

「采芙,还要多久才会到啊?我好怕师父他们会再追来,要是我真的被那些 男人怎样,我一定活不下去的。

她以为白发神医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没想到他看起来这么年轻,而且长得 这么俊逸出尘,那双深邃的黑眸像魔咒般吸引着她,加上他精湛的医术,让一向 冷情冷心的她竟对他动了心。

白绍扬只是斜瞄她一眼,没有回应她的话,俊美的脸庞勾起一抹浅笑,嗓音 无比轻柔的叫唤:「芙儿,过来。

大师姊对于男人通常都是不屑一头的,就算面对男病患,也只是冷冷简短的 应答,没想到她这次说这么多话,还正眼看着白绍扬。

采芙听话的走过去,因为她听出他轻柔语调中隐含的威胁,要是不主动过去, 被他抓到,她肯定更惨。

「唔……痛……痛……轻一点……」痛楚的感觉从脸颊蔓延开来,令她几乎 无法忍受,采芙的眼睛含着泪水,委屈的瞅着他。

「叫什么?人家打你的时候,你就不会闪啊?!」白绍扬紧绷着脸,不高兴 她让自己受伤,没好气的骂道,不过手上的动作却轻缓不少。

「人家很痛了,你干嘛还骂人家啊?」采芙嘟着嘴,觉得被骂得很冤枉,要 是能闪开,她还需要挨打啊?!

至于湘蓉,她的心里五味杂陈,他竟然没有正眼瞧着自己,眼里只有采芙那 个比不上自己的平凡丫头,不,他可是一个不平凡的人哪!

一定是因为他不了解她对医术有天分,不了解他们两人的世界才是一样的, 等他了解自己之后,他的眼里就会看见自己了,采芙那丫头怎么可能比得上她?

看她涂抹着药膏,采芙绽露笑颜,对湘蓉说:「大师姊,你也抹一些,相信 脸颊很快就不会那么肿了,我刚才抹的时候很凉呢!」

「大师姊,这药膏真的很有效,我才涂抹不久,疼痛就减轻很多了呢!」柔 依圆圆的脸上有着惊奇的表情,真诚的要湘蓉也抹药,完全没有察觉到大师姊脸 上的轻蔑之色。

「大师姊……」采芙散发光彩的脸上顿时黯然不少,且布上了迷惑之色,有 点难过大师姊对自己不理不睬。

虽然在药誧一起生活的十年里,大师姊本来就是忽冷忽热,令人难以捉摸, 但是她还以为共患难后,大师姊的态度会有些改变的。

突然,湘蓉冷艳的面容出现一丝惊喜,她在崖壁边摘下一朵白色四瓣花朵, 然后走到白绍扬面前,轻吐幽兰。

「白公子,这是去淤活血的白色霜露花,对不对?刚才你给她们用的是在清 晨摘下饱含露水的雪莲花加薄荷所制成的凝肤膏,虽然这花比不上天山上的雪莲 花,可是效果也不错,嗯?」

采芙愣愣的望着湘蓉突兀的举动,听她说药草说得头头是道,散发出来的自 信让她美艳的脸庞更显光彩夺目。

白绍扬原本高深莫测的脸庞霎时一变,深邃的黑眸闪过了然的嘲讽,露出浅 笑,轻扬嗓音,「姑娘所言不假。

就是这样,只要她多表现自己的聪明才智,甚至在药理与医术上多有见解, 相信白绍扬就会知道自己才是适合他的女人。

湘蓉虽然看了非常不悦,但也不敢发作,她不知道采芙究竟和他有多深的交 情,不过还是紧跟在他的另一边。

」柔依回过神来,看见一张冷酷的男性脸庞近在眼前, 吓了一大跳,连忙后退几步,胆怯的瞄他一眼,快步追上采芙他们。

「好、好,就绍扬老弟和湘蓉姑娘两人进来,湘蓉姑娘也不简单呢!」李庄 主说,待他们两人进入房里后,关上了门。

「嗯,她看到神医后,变得多话,而且神态间多了一丝高傲,对你也很不客 气,我看她可能是喜欢上神医了。

「哪有?我们没有在交往啦!」采芙嘴上说着否认的话语,脸上的表情却有 些奇怪,因为她无法说明自己答应了白绍扬什么事,那太羞人,也太难以启齿了。

「是吗?不过我看那神医虽然脸上微笑,可是对人总是冷冷淡淡的,保持一 段距离,尤其是他的那双眼,好像能看透人,我都不敢直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jtool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