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每次都舔我的下面,老公操得我爱液横流,让我爽的死去活来的m

索邦大学悄然颓废在这个浮躁都市的一角;阴鬱的塞纳河浑浑噩噩的在左岸和右岸间流过,一如我的生活——完成学业遥遥无期,法国的大眾传媒硕士其实也不过如此,我毫无兴趣。

我已经又在图书馆裡睡了将近一个下午了,突然被惊醒,抬头望去,一个美得不染风尘的东方女孩正站在我的身边。

「我可以坐在你边上吗?别的地方都已经没有位子啦!」一段更加蹩脚的法文,但配上这种嗲嗲的声音却仍然很吸引人。

我打量著这女孩:一头乌黑的长髮,白皙的瓜子脸,灵秀的鼻子,薄薄的嘴唇,一双大大的眼睛看起来却又有点淡淡的忧鬱——我考,老天爷造她的时候一定费了好大心血——那种古典而又幽怨的感觉,嗯,好像似乎……嗯,对,就像林妹妹一般。

」我对日本这个国家一向没有什麼好感,似乎这个国家除了和A片就再也对这个世界没什麼贡献了。

我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帮她狂补法文,带她游览了夏日巴黎的每一处美丽的地方……从十月初开始,忧子退掉了以前的房子搬来和我一起住。

让我惊讶的是,一个像她这麼纯纯的女孩子已经不是,而且她的性经验似乎还很丰富,经常把我在床上搞得爽歪了天。

打开链结,有一幅预览,是这卷AV录影带的封面——我的心扑通一声!长长的头髮被拢在耳后,依稀带著些哀怨的眼神,灵巧的小嘴紧紧抿著——忧子!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照片上的「忧子」依然如天使般那样美丽,穿著一件水手式的校服,羞怯的坐在墙角:上衣扣子被解开,露出白皙的胸膛,娇小的乳房惹人爱怜,粉红的乳头微微翘立;下身的短裙被掀到腰际,几根淡淡的从乳白色的中露出,中央一道隐隐凹陷下去的缝隙让人產生无限遐想。

一张是一个老头俯首在「忧子」两腿之中,贪婪地吃著什麼美味;还有一张是「忧子」坐在一个教室的讲桌上,上衣全开,分著两腿,台下七、八个男生看得目不转睛。

我的心砰砰乱跳,太像了,竟然会有长得这麼像的人吗?或者……那真的是忧子?我点击了下载,打开BT,伴随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电影完全download进我的硬碟裡去。

我没有提及电影的事情,只是像平时一样陪她在厨房做饭,然后边聊天边吃饭边,看看电视裡无聊的法国肥皂剧。

一个秀气的女孩儿穿著水手校服走在公园裡,白皙的脸颊在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微微的酒窝、羞怯的表情,我真的无法分清这个美丽的女孩儿到底是我的女友忧子,还是那个叫做水月的。

镜头拉近,我才发现这套白色的体操服竟是如此薄如蝉翼:「忧子」胸前的两颗小樱桃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两腿间一片黑漆漆的更是无从遮掩。

「忧子」动人的躯体做著各种体操动作,摄像机不停地捕捉著她的每一个细节,时而是乳房的特写,时而是「忧子」劈腿时对她隐秘部位的特写。

「忧子」走上前去不停地鞠躬道歉,老头说话的声音低了许多,却带著一副色迷迷的笑容打量著「忧子」。

镜头重新回到「忧子」身上,原来经过刚才的体操动作,「忧子」已经香汗淋淋,本来就薄薄的衣服现在被汗水湿透,基本像没穿一样。

「兹」的一声体操服被彻底撕开,老头用身体压住「忧子」,左手握住她的左乳,低下头用嘴含住了右乳的乳头,右手伸进了「忧子」两腿之间。

镜头紧紧对住了「忧子」毫无遮掩的乳房,我的心再一次剧烈颤抖起来-右乳下那颗红色的小痣——天底下不可能再有这麼巧合的事情了,没有错,这个叫做伊藉水月正是我的女友苇月忧子!!!

镜头上忧子的隐秘部位被打上了马赛克,但通过老头手臂的动作可以猜到,他的手指正在抠挖忧子的桃源深处。

老头这时弯下腰,凑在忧子耳旁说了句什麼,忧子的身子先是一颤,然后红著脸把头埋到一边紧紧地闭住眼睛。

老头哈哈大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脱下裤子,把他那根足足有半个多世纪歷史的傢伙插进了忧子的身体。

镜头再次对準忧子緋红的脸蛋,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流过……心的感觉是伤痛的,但我下半身的弟弟却硬了起来。

黑板上掛著一张女性生殖器官解剖图,边上是歪歪扭扭的日文,只有「生理课」三个中文字写得倒还清晰。

上课铃响了,门被推开,进来的竟然是上一幕强姦忧子的那个老头!老头走到讲台,拿出一本应该是生物课本的书,乱七八糟的唸了一段日文,然后放下书奸笑著丢了一支粉笔给忧子,朝黑板努了努嘴。

忧子惊惶的回头看了一眼,咬了咬牙,用粉笔在黑板上画出一个女性,然后又照著女性生殖器官解剖图用轻若蚊蝇的声音一一解释。

於是老头二话不说一把抱起忧子放在讲桌上,大声向忧子吼了些什麼.忧子无助的眼神像一隻柔弱的羔羊,顿了一顿,慢慢地对著讲台下的男生分开双腿,掀起裙子,露出白色的。

老头走到忧子背后,两隻魔爪一下子握住了忧子柔软的,解开她的上衣扣子,从裡面摘掉文胸,让忧子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之中……

奇怪的是明知忧子向我隐瞒了她的过去,我心中不但没有任何的愤怒恼火,有的却是对这个柔弱的女孩子的无限爱怜——也许我真的爱上她了。

「忧子,我不怪你,但请你告诉我事实的好吗?我保证不会生你的气,保证还会一直对你好,保证还会一直保护著你,不让你再被伤害,好吗?」

所有的委屈彷彿山崩地裂般爆发,忧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头拥进我的怀裡,紧紧地抱著我,紧得简直令我窒息:「梵,对不起!我不是想骗你,我是真的爱上你了。

忧子抬起头,水灵灵的大眼睛看著我,我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和忧子小巧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吸吮著她嘴裡的芳泽。

忧子用颤颤的小手把浴袍解开,我顺著她的脖子吻下去,停留在忧子俏丽的乳房上,用舌头在她的乳头上划著圈,然后突然一口咬住粉红色的乳头,忧子「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忧子的特别紧,而且她一向特别怕痛,一点都没有AV的,反倒是给人一种邻家女孩情竇初开的感觉。

我不敢太快进去,先是用弟弟浅浅的伸入,然后再拔出,一直到忧子慢慢开始适应,顺著我的流到弟弟根部时,我才一鼓作气地完全进入忧子的体内。

我的弟弟是属於特大号的那种,而偏偏忧子的又很短,所以每次,我的都几乎可以逼近她的子宫。

「啊……啊……啊……」忧子著:「老公,用力!再用力!再深点……啊……就是那裡……啊……进去了,进去了……老公,你的弟弟进到我的子宫了!」

「啊……别……别停下……啊……啊……讨厌,原来你是想磨人家那裡啊……哦……好酸啊!不行了,不行了,要尿了……」忧子死死地抱著我,全身弓了起来,明显可以感到她的在强烈收缩。

就这样大战了大概三十分鐘,忧子十几次后,我再也忍不住,用弟弟狠狠顶住忧子的妹妹,在她抽搐的中射了。

「第二天按照那人给我的地址,我去了那家所谓的电影公司,发现墙上的海报全是赤裸裸的AV剧照,而这家公司是家不折不扣的电影出版社。

因为……」忧子抬起头来,看著我说:「梵,不管你相不相信,你是我的初恋,在你之前我从没有谈过恋爱。

他们真的好有耐心,足足纠缠了两个月,许诺有丰厚的片酬,许诺公司一定会重点栽培,还许诺会介绍我往正规娱乐圈发展。

爸爸是在得没有办法,跪在我的面前剁下自己的一截手指,说是他这辈子亏欠我的,然后大哭著在同意拍摄影片书上签了字。

但我真的不是一个人们想像中的、贪财的,我只是个普通的19岁女孩,我只想过像现在和你一起这种平平淡淡、安安静静的生活,所以决定离开东京那个是非之地,用剩下的积蓄申请来法国读书了。

接著皮肤黝黑的那个傢伙在老头的指导下,用手指分开忧子的,向裡面窥探著,不过因为电影是打著马赛克的,只能看见忧子的桃花洞一片粉红。

镜头一转,几个男优把忧子围在中间,每个人都拿出自己的武器炫耀似的著,忧子左右开弓帮他们打著,嘴裡还含著一隻.看到这裡我实在忍不住了,掏出自己的弟弟放到忧子的嘴边,忧子乖巧地伸出舌头添著我的马眼、,一会儿一下深喉,一会儿亲亲我的。

我比较著萤幕中和现实的忧子,发现她不管怎麼看都那麼漂亮可爱,特别是给男人的时候,更是在清纯中透著意思。

我低下头看著忧子的手在她自己的洞洞中进进出出,不由升起一种阿Q似的幸福感——别人只能看到忧子被打上马赛克的妹妹,我却可以亲自一睹芳泽。

电影中的男优终於忍不住推门进去,二话不说上来就一把按住忧子,用力揉搓著她较小的乳房,还用手掰开她的樱桃小口把舌头伸进去吻她。

「哦……哦……哦……老公……好舒服……和你一起看自己演的AV……忧子也觉得好刺激……哦……哦……」

「啊……老公,老公插得更舒服,哦……哦……哦……因为……啊……因为老公的大,那个男优的小,够不到忧子身体裡最深的地方。

「呵呵,因为他们要穿著小雨衣才可以进入忧子,我们却是肌肤相亲;他们只能射在我的脸上、胸上,你却可以射进我的身体裡面。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jtools.net